基金学校吧
  • 最近访问:
发表于 2018-11-07 16:02:21 股吧网页版
金庸笔下的金融江湖
来源:微信公众号天弘基金 编辑:东方财富网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不算以春秋为时代背景的《越女剑》,金庸小说故事年代最早的是北宋年间的江湖——《天龙八部》。


  这是金庸笔下时空跨度最大、故事情节最玄妙、人物关系最复杂的一部作品,留下的谜团也最多,比如扫地僧究竟是谁,至今是悬而未决又被津津乐道的公案。


  天马行空的故事架构,也成就了一部同名游戏。


  在《天龙八部》网游中,有一个赚“交子”的任务。


  交子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主权信用纸币,是军事有点儿怂经济很繁荣的北宋,在世界金融史上的一大首创。


  北宋:金钱重于泰山,也能轻于鸿毛


  在交子发明之前,成都人的岁月静好,真的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北宋初期的成都物产丰富、经济繁荣,活跃的贸易需要大量货币,但成都缺铜,流行铁钱。当时官方比价一贯铜钱大约5斤重,购买力相当于65斤铁钱,买一匹丝绸的铁钱重量超过100斤,逢年过节全家人做身新衣服,必须出动马车运钱。


  负重前行的成都人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当地16大富豪联名发起“交子户”,以同等规格、材质和防伪标识,印刷出标准化的单据,金额一栏空白待填。成都人只需要在16大富商的各地分号存入铁钱,即获得“交子户”开具的“存单”,并可在任意分号取现,每一份交子都有100%的真实铁钱准备金备付。


  交子实际上就是地区联合银行的通存通兑,大大提高了贸易的便利化。


  成都人终于可以放下重于泰山的铁钱包袱,怀揣着轻于鸿毛的交子愉快玩耍了。


  如果没有交子,试想段誉这样的皇族子弟,出门左手拎着几十斤铁钱,右手拎着几十斤铁钱,再施展起凌波微步,这身段儿在神仙姐姐眼中,该是多么地辣眼睛。


  信用能变钱——这个来自民间智慧的金融创新,让疲于与周边各国作战的北宋眼前一亮,1023年基于主权信用发行的官办交子诞生。


  摆脱了铜本位的束缚,欲望就像脱缰的野马,官方交子滥发,1107年官办交子流通量较首发时大增40倍,大部分用于西北战事。


  纸币滥发、信用崩溃,加速了北宋的灭亡。


  纵使萧峰、虚竹、段誉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无法阻止王朝更替的滚滚洪流。南宋,一位身背国恨家仇的青年,从大漠孤身一人来到了北方重镇——张家口。


  这个叫郭靖的年轻人,就是在这里遇到了一生挚爱——黄蓉。


  南宋:侠之大者一顿饭花两万不叫事儿


  在83版射雕中,初入中原的郭靖身着蓝布棉袍,一路奔波全靠两条腿。


  在《射雕英雄传》原著中,郭靖可是标准的土豪行头:身披貂皮大衣,胯下汗血宝马,是穿着高档皮草开着兰博基尼一路从大漠兜风过来的。


  在电视剧中,蓉儿让郭靖做东,只不过点了两样菜:100根鸭舌,还有一碗豆腐丝要切得比面条细的豆腐丝面。


  而在原著中,这顿饭讲究可大了。


  “喂伙计,先来四干果、四鲜果、两咸酸、四蜜饯。”“八个酒菜是花炊鹌子、炒鸭掌、鸡舌羹、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爆獐腿、姜醋金银蹄子。”(《射雕英雄传》第七回,明河社版,下同)


  最后会账总计19两7钱4分。


  郭靖摸出了一锭黄金换钱结账。


  这顿饭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呢?


  因为宋代的货币制度比较乱,暂以明代的大米作为一般等价物折算。


  史载明朝万历年间一两银子可买大米二石,当时的一石约为94公斤,一两银子就可以买188公斤大米,就是376斤。


  目前东北大米市场价约为3元/斤,可以算出明朝一两银子≈1128元,这顿饭总价约为23000元。


  还有一个佐证。


  据《典故纪闻》记载,明成化十五年户部尚书杨鼎退休,皇帝加恩,每月仍给米两石。


  学者吴思考证,米两石价值500元,即1两白银=2石大米=500元。但吴思是在1998年作出这个结论的,考虑到中国M2货币增速本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直到2017年5月才回落到个位数,1998年的500元相当于今天的1000多元,是非常保守的折算。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直到明朝才实现了显著的贸易顺差,此时白银开始大量流入,按照比价推算,宋代白银的币值要明显超过明朝。


  一顿饭两万多不叫事儿,做人呢,最要紧的就是开心。


  郭靖朋友圈,除了拖雷王子和华筝公主,第一次多了位小伙伴,郭靖这顿饭吃得很开心,一开心,就把黑貂皮大衣和汗血宝马都送给了黄蓉,外加两锭黄金。


  这份来自大漠皇室(成吉思汗所赠)的伴手礼又值多少钱呢?


  金锭:按照1两的最小规格计算,史载南宋黄金购买力是白银的十倍,2个金锭相当于20两白银,按照上述推算,又折合出一个23000元;


  貂皮大衣:某宝价也要1万+,实体店3万+;


  汗血宝马:大宛国(现土库曼斯坦)纯种的1000万美元,近7000万人民币。


  这段奠定日后襄阳战役夫妇同心基础,差点儿改写历史的见面,郭靖总计花费近7010万。


  定个小目标算什么?真土豪分分钟花出一个亿。


  如此豪气干云的大手笔,就算是自小锦衣玉食、见多识广的桃花岛大小姐,也不能不心动。


  而且当时黄蓉女扮男装扮成小叫花子,郭靖送出大礼完全没有其他想法。


  侠之大者的郭靖,真堪称金庸笔下第一呆萌土豪。


  元末:P2P与帝国黄昏


  襄阳,陷落。


  当年的呆萌土豪,如今的旷世大侠,带领丐帮浴血沙场。


  他用尽平生气力,打出最后一记降龙十八掌。一代大侠带着他的蓉儿走了,只剩下传说在断壁残垣中渐渐消亡。


  多年后,又有一位武林高手带领江湖豪杰反抗异族压迫,他的名字是——张无忌。


  一生纠结于情字的张无忌,只能称得上武林高手,与侠字无关。


  所以,张无忌请客,就不能与郭大侠相比了。


  张无忌、谢逊、周芷若一路南行,进了长城,这日来到了一处大镇店上。三人走向镇上一处大酒楼,张无忌摸出一锭三两重的银子,交在柜上,说道:“待咱们用过酒饭,再行结算。”(《倚天屠龙记》 第三十一回)


  三两银子自然是不能与前辈的一十九两相比。


  不过这锭银子,张无忌也是冒着危险掏出来的,因为元朝禁止流通金银,实行的是行钞法,即法定纸币取代金银。


  行钞法以丝为本位币,又称为丝钞,50两银子可以兑换丝钞1000两,民间流通均使用丝钞,金银则流入官方金库。


  市面的白银去哪儿了呢,蒙古人上至王孙贵族,下至普通小民,都把白银借给中亚人,一两白银的十年期利息为1024两。


  回人最善于做资金掮客,以高利贷收集民间资金转手倒卖,躺赢吃利差。


  在这股财富大转移的金融自由化浪潮中,回人发了大财,在江南一带买房置地,风头一时无两,像极了前几年P2P热中的暴发户。


  没有了金银本位的约束,元代又犯了宋代的老毛病,纸钞泛滥,信用崩塌,结果就是商家对纸币一律拒收。


  所以像张无忌这等豪杰出门,也需要冒着被官府盯上的危险,揣上白银硬通货,要不然连碗面也吃不起。


  元代中叶以后,由于战事和元王室的骄奢腐化,政府财政赤字加剧,税收负担较元世祖时增长二十倍。


  接着就是一轮又一轮的纸钞滥发。


  帝国的金融宫殿,在P2P、金融脱离实体、货币泛滥、财政赤字的重重压力下,终于垮掉在夕阳的余晖中。


  清代:如果小宝开了钱庄


  身为明教教主,张无忌并未像郭靖前辈那样挺身而出,抗击历史的洪流,他忙于思考赵敏、芷若,自己究竟爱的是谁。


  金庸先生评价说:张无忌不是好领袖,但可以做我们的好朋友。


  事实上,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男子与男子之间的情义。


  清康熙年间,出了一位男朋友、女朋友都玩得转的非典型英雄——韦小宝。


  韦小宝学历为文盲,但却拥有以物换物的最朴素的一般等价物思维。


  一般等价物是从商品世界中分离出来作为其他一切商品价值统一表现的特殊商品。


  在小宝眼中,一般等价物就是丽春院。


  “韦小宝跟着康熙进内,本来料想皇帝的寝宫定是金碧辉煌,到处铺满了翡翠白玉,墙壁上的夜明珠少说也有三千个。哪知也不过是一间寻常屋子,心道比我们扬州丽春院中的房间,可也神奇不了多少。”(《鹿鼎记》第五回)


  皇帝寝宫比不过丽春院,康熙登基初期国库之空虚,可见一斑。


  怎么办?抄家致富。


  和珅跌倒,嘉庆吃饱。这个套路,嘉庆的太爷爷就会用了。


  索额图和小宝奉旨查抄鳌拜府。


  “韦小宝见鳌拜府中到处尽是珠宝珍玩,直瞧得眼都花了,扬州丽春院中那些器玩陈设与之相比,那可天差地远了。”——又是一般等价物的思维。


  抄家最终抄出二百三十五万三千四百一十八两白银,索额图把“二”写作“一”,一百万两与小宝平分。


  索额图笑道“我叫几家金铺打了金票银票,都是一百两一张、五十两一张的,兄弟放在身边,什么时候要使,到金铺去兑成金银便是。”


  清代的金银兑换业务已经极其成熟,这有赖于前朝的积累。


  明代嘉靖、隆庆、万历三朝,中国的茶叶、丝绸、瓷器、细木家具成为国际时尚,欧洲的大量白银通过贸易流入中国,明末贸易流入的白银等于国内白银产量的10倍,占欧洲从新大陆开采量和日本开采量总和的1/3,成为全球最大贸易顺差国。康熙延续了贸易宽容主义,稳定的白银流入,使得白银兑铜钱稳定在1:1000,一直延续到鸦片战争。


  钱庄票号不仅解决了贵金属不易携带的问题,还对成色不同规格不同的金银进行评估,实现价值衡量的标准化。


  到20世纪初,全国22家主要票号汇兑总金额大约8.2亿两白银,利润(兑换手续费)总额820万两白银,大约相当于清政府一年财政总收入的十分之一。


  小宝终究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他一生的志愿就是开一间更大的丽春院。


  如果是开钱庄票号,恐怕身价早就超过二十四章经里的那座宝藏了。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天弘基金)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