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吧名搜索
  • 按内容搜索
  • 按作者搜索
热门:天润数娱吧 上海临港吧 万科A吧
基金动态吧
发表于 2017-06-14 18:56:25 天天基金手机网页版
獭祭:小酒厂的逆袭之路 原创 2017-06-13 祝伟明 老祝说 老祝最近
獭祭:小酒厂的逆袭之路
原创 2017-06-13 祝伟明 老祝说
老祝最近喝了一种好酒,既而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有关“獭祭”这个清酒品牌的故事,并谈谈我们可以从中获得的启发。
獭祭是谁?
简单的类比,相当于中国的茅台,是日本清酒中的高端品牌,日本首相安倍宴请客人,一般用这个牌子。
獭祭的产品,一直以来都是供不应求,往往在各地的商店一上架,就会哄抢一空。店家往往以能从獭祭进货为荣。
即使在产能不断扩大的今天,獭祭的爆款产品——远心分离、二割三分,仍然是一瓶难求,按照知乎上的说法,香港一年的配额只有200瓶,只有极少的高端日本料理店才能点到这个酒。
很多中国人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知道这个品牌,往往认为是一个突然蹿红的牌子,实际上,从一个频临破产的小酒厂到成名,獭祭用了近二十年!

日本一家正在经营中的小店
>>>>
1984,偏远县城的小酒厂
1984年,樱井博志因为父亲意外死亡,被迫接手了这家年销售额不过9700万日元的小酒厂——旭酒造。
旭酒造位于日本山口县,一个人口很少、没啥资源优势的地方,同时面临激烈的竞争,当地就至少5家酒厂,生产低端清酒。而雪上加霜的是,日本的清酒产业已经过了好时候,开始走下坡路,这个趋势,一直延续到2000年以后。
可以想见,在这种大背景下,小酒厂的命运必将是经营惨淡、最后关门。
樱井博志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开始把公司的全部资源转向生成高端清酒,獭祭就是作为高端品牌而推出的,先从开发大吟酿开始。(清酒的酒米在酿酒前都需要研磨,以尽量减少米粒外层的蛋白质、维生素、脂肪,仅留下米心的淀粉,精米步合这个数字表示米粒经过研磨后剩下的部分占原米粒的重量。数字不高于70%才能称为“本酿造”;不高于60%才能称为“吟酿”;不高于50%才能成为最高级的大吟酿。)
按照一般的传奇故事,接下去的事情就是创始人选择了符合潮流的、敢为人先的方向,并且通过勤奋努力,从此蒸蒸日上了。
实际上,樱井博志的旭酒造依然入不敷出、艰难度日,进步非常缓慢,这个过程一持续就是15年,直到1998。

老祝品尝的入门级的纯米大吟酿
>>>>
1998年的转折
在日本的酿酒业,有个特殊的情况,就是酿酒师是垄断的,全部掌握在一个杜氏的集团手中。酒厂实际上主要负责销售,关于配方、制作工艺,酒厂方面不掌握。
每年固定的季节,杜氏们会来酒厂酿酒,但由于垄断,并且保守,实际上做的酒是比较低劣的。金元宝理财创始人、CEO,浸淫金融圈多年,点评当下理财热点,解开您心中理财困惑。重点关注P2P、房产投资、基金、保险,有料接地气
1998年,由于听到风声,说旭酒造马上要完蛋了,结果到了冬季,一个杜氏都没有出现,还带走了大部分酿酒部门的员工。
不破不立!
这个事让樱井博志下定决心,抛开杜氏,自己干。
此时公司仅剩下4个平均年龄24岁的员工,就是这么几个毫无经验的年轻人,开始自己试着用现代的、科学的方法酿制高端清酒。
首先是对所有的工艺步骤,进行记录,设立专门的数据分析岗位,对温度、配比等各种数据,进行存储和跟踪,并且不断调整。
其次,率先引入原本只在实验室用的离心机,来进行酒的分离。(这种就是远心分离的酒,产量极少,不用添加酒精就能引出酒的香味)。
第三,坚持严苛的品质要求。例如用的大米,都是用一种顶级的米——“山口锦”(这种米,普通人根本买不到,只有得到农民认可的优质酿酒企业,才有机会,2016年,山田锦总产量的五分之一供给旭酒造)。
第四,抛开当地的小市场,去东京开拓零售市场。
这些努力下,企业的发展走上快车道了吗?
还是没有,但是基础已经打下。
>>>>
2005,爆款诞生

真正的爆款,终于出现了——獭祭•纯米大吟酿•磨二割三分(1.8升装售价1.03万日元)
精米步合23%,即意味着大米的77%的部分都要磨掉,只留下米心那么一点点,因而杂质更少,酒的味道也更好。研发时,光研磨,用了整整7天。獭祭是第一个做到这个的。
什么是好清酒,喝过这款,才真正明白:
“温度方面,毫无疑问必须冷饮。至于风味,优雅的水果芳香,哈密瓜、水蜜桃、梨子、荔枝、青柠、柚子的复杂芳香,还有芒果干和杏脯般的味道,有少许酸度和微苦让酒体更平衡,余韵很悠长,一直齿颊留香。”
从2005年开始,獭祭的销量开始起飞,不到300千升,提升到了2016年的5000千升。
产能一直是獭祭的问题。但是受限于獭祭的酿酒的方式和自身滚动发展的模式,实际上很难大规模地提升产能。
他用的是小型酒缸,不是一般酒企用的大型发酵容器,要扩大产能,就是增加酒缸,这种方法,肯定在自动化、规模化和标准化方面实现起来更难。但不用这个方法,獭祭的酒也就没有那种独特的味道了。
现在的京东的电商平台,獭祭的酒其实已经是比较容易买到了,当然是指普通的类别。

“对元宝人的启示”
1
大部分的成功都需要长期的坚守,突然爆红的事离我们太远。
创业企业,有一种是可以靠资本驱动的,方向模式大同小异,大家厮杀主要看谁先融到资,谁的爹更加强大。有了资本,就可以扫荡一切,成为王者。
还有一种,是靠能力和技术驱动的,这种企业,光靠钱是砸不出第一来的,只有靠敢于挑战传统、敢于尝试新方法新技术,不断积累经验、优化体系、提升品质,最终获得市场认可。
獭祭就属于后者。
从1984到2005,二十年来企业的销量上,基本是原地踏步,增长极其缓慢,中间常常是举债度日、压力巨大。
但獭祭的方向——高端清酒,定位准确,努力就过程就是积蓄力量的过程,二十年磨剑、终成利刃!
很多时候,我们被当下太多速成的互联网创业故事所蛊惑,类似獭祭这样的故事,才是更普遍的商业世界反映。
2
这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故事。
主人公并没有通常商业传奇中的那种天赋异禀、杀伐决断,更多的是在不断的苦逼击打下,被动或主动的求新求变。
从看到日本酒的消费升级而放弃低端产品线,到因为地方市场的狭小而开拓东京零售商店;从被酿造师抛弃没办法转而自建团队酿酒、到迫于市场竞争率先研制精米留存度只有23%的"Dassai 23", 可以看到一个普通创业者在形势威逼下的不断调整、不断革新;是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在与成百上千不断冒出的困难的斗争中,运用智慧,积小胜成大胜,逐渐地发展出了独具特色和品质的产品和品牌。
这其实告诉我们,不要以为自己普普通通干不成大事,也不要以为我只能干大事、瞧不上日常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些小事情、小问题都解决不好,我不认为你能干成什么大事。
所谓灵感、方向、好的创意,往往就来自于这些小事,所谓找到感觉,就是因为扎根于实践,时刻被问题所激励、所催促,日思夜想,有所突破。
3
敢于面对不熟悉的领域,敢于尝试,做出改变。
哈佛商业评论5月刊上,有个观点,叫“错误的决策,好过不决策”,即在风险可控前提下要大胆地决策和试验。
我们要警惕企业到了一定阶段,就变得开始保守起来,不熟悉的、没经验的地方,就认为风险大,畏首畏尾,贻误战机,忘记了当初创业,就是赤手空拳、摸索着干起来的。
獭祭这个品牌的诞生,就是建立在放弃原有的低端产品-旭富士的基础上,对一个小酒厂来说,这意味着放弃现有的客户、并且承受短期的销售额下滑。
1998年,也就是杜氏带走了大部分酿酒的员工去了别家的那年,在只剩4个年轻员工的情况下,樱井博志不是重新去找新的杜氏来,而是决定自己“酿点能喝的好酒”,这也是一种大胆的尝试。
可以说,正是因为日本传统制酒行业的保守和故步自封,成就了獭祭品牌。
4
坚持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即使这意味着产能不足,无法满足需求。
区别于很多日本企业,故意控制产量来达到特定营销目的的套路,獭祭品牌自从2005年成名之后,就一直受困于产能不足的问题,出货量有限,即使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也是一般。尤其高端的远心分离系列,很难买到。
獭祭也不会为了铺市场、赚更多的钱而盲目地扩充生产线,怕毁掉品牌。(中国有个反面例子,就是凡客,短时间扩品类、大跃进式的发展,很快就砸了自己招牌)
好的产品,经过对比和检验,客户最终会感受到它的价值,即使一时离开,也会回来。从没听说过一个企业因为产品供不应求而失败的。
虽然元宝提供的是理财产品,但很多道理也是相通的。坚持提供优质且收益合理的项目,诱惑再大也不动摇,久而久之,投资者也会有体会,也会认同。
互联网金融尤其网贷这个行业,还有大量隐藏的风险没有暴露,还有一大批规模较大但做法激进、胡搞瞎搞的问题平台,还没有到维持不下去的那天。
但市场终将会做出检验,只有大洗牌过后,投资者们才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风险控制、什么叫本金安全是投资的第一原则。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獭祭:小酒厂的逆袭之路 原创 2017-06-13 祝伟明 老祝说 老祝最近喝了一种好酒,既而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有关“獭祭”这个清酒品牌的故事,并谈谈我们可以从中获得的启发。 獭祭是谁? 简单的类比,相当于中国的茅台,是日本清酒中的高端品牌,日本首相安倍宴请客人,一般用这个牌子。 獭祭的产品,一直以来都是供不应求,往往在各地的商店一上架,就会哄抢一空。店家往往以能从獭祭进货为荣。 即使在产能不断扩大的今天,獭祭的爆款产品——远心分离、二割三分,仍然是一瓶难求,按照知乎上的说法,香港一年的配额只有200瓶,只有极少的高端日本料理店才能点到这个酒。 很多中国人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知道这个品牌,往往认为是一个突然蹿红的牌子,实际上,从一个频临破产的小酒厂到成名,獭祭用了近二十年! 日本一家正在经营中的小店 >>>> 1984,偏远县城的小酒厂 1984年,樱井博志因为父亲意外死亡,被迫接手了这家年销售额不过9700万日元的小酒厂——旭酒造。 旭酒造位于日本山口县,一个人口很少、没啥资源优势的地方,同时面临激烈的竞争,当地就至少5家酒厂,生产低端清酒。而雪上加霜的是,日本的清酒产业已经过了好时候,开始走下坡路,这个趋势,一直延续到2000年以后。 可以想见,在这种大背景下,小酒厂的命运必将是经营惨淡、最后关门。 樱井博志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开始把公司的全部资源转向生成高端清酒,獭祭就是作为高端品牌而推出的,先从开发大吟酿开始。(清酒的酒米在酿酒前都需要研磨,以尽量减少米粒外层的蛋白质、维生素、脂肪,仅留下米心的淀粉,精米步合这个数字表示米粒经过研磨后剩下的部分占原米粒的重量。数字不高于70%才能称为“本酿造”;不高于60%才能称为“吟酿”;不高于50%才能成为最高级的大吟酿。) 按照一般的传奇故事,接下去的事情就是创始人选择了符合潮流的、敢为人先的方向,并且通过勤奋努力,从此蒸蒸日上了。 实际上,樱井博志的旭酒造依然入不敷出、艰难度日,进步非常缓慢,这个过程一持续就是15年,直到1998。 老祝品尝的入门级的纯米大吟酿 >>>> 1998年的转折 在日本的酿酒业,有个特殊的情况,就是酿酒师是垄断的,全部掌握在一个杜氏的集团手中。酒厂实际上主要负责销售,关于配方、制作工艺,酒厂方面不掌握。 每年固定的季节,杜氏们会来酒厂酿酒,但由于垄断,并且保守,实际上做的酒是比较低劣的。金元宝理财创始人、CEO,浸淫金融圈多年,点评当下理财热点,解开您心中理财困惑。重点关注P2P、房产投资、基金、保险,有料接地气 1998年,由于听到风声,说旭酒造马上要完蛋了,结果到了冬季,一个杜氏都没有出现,还带走了大部分酿酒部门的员工。 不破不立! 这个事让樱井博志下定决心,抛开杜氏,自己干。 此时公司仅剩下4个平均年龄24岁的员工,就是这么几个毫无经验的年轻人,开始自己试着用现代的、科学的方法酿制高端清酒。 首先是对所有的工艺步骤,进行记录,设立专门的数据分析岗位,对温度、配比等各种数据,进行存储和跟踪,并且不断调整。 其次,率先引入原本只在实验室用的离心机,来进行酒的分离。(这种就是远心分离的酒,产量极少,不用添加酒精就能引出酒的香味)。 第三,坚持严苛的品质要求。例如用的大米,都是用一种顶级的米——“山口锦”(这种米,普通人根本买不到,只有得到农民认可的优质酿酒企业,才有机会,2016年,山田锦总产量的五分之一供给旭酒造)。 第四,抛开当地的小市场,去东京开拓零售市场。 这些努力下,企业的发展走上快车道了吗? 还是没有,但是基础已经打下。 >>>> 2005,爆款诞生 真正的爆款,终于出现了——獭祭•纯米大吟酿•磨二割三分(1.8升装售价1.03万日元) 精米步合23%,即意味着大米的77%的部分都要磨掉,只留下米心那么一点点,因而杂质更少,酒的味道也更好。研发时,光研磨,用了整整7天。獭祭是第一个做到这个的。 什么是好清酒,喝过这款,才真正明白: “温度方面,毫无疑问必须冷饮。至于风味,优雅的水果芳香,哈密瓜、水蜜桃、梨子、荔枝、青柠、柚子的复杂芳香,还有芒果干和杏脯般的味道,有少许酸度和微苦让酒体更平衡,余韵很悠长,一直齿颊留香。” 从2005年开始,獭祭的销量开始起飞,不到300千升,提升到了2016年的5000千升。 产能一直是獭祭的问题。但是受限于獭祭的酿酒的方式和自身滚动发展的模式,实际上很难大规模地提升产能。 他用的是小型酒缸,不是一般酒企用的大型发酵容器,要扩大产能,就是增加酒缸,这种方法,肯定在自动化、规模化和标准化方面实现起来更难。但不用这个方法,獭祭的酒也就没有那种独特的味道了。 现在的京东的电商平台,獭祭的酒其实已经是比较容易买到了,当然是指普通的类别。 “对元宝人的启示” 1 大部分的成功都需要长期的坚守,突然爆红的事离我们太远。 创业企业,有一种是可以靠资本驱动的,方向模式大同小异,大家厮杀主要看谁先融到资,谁的爹更加强大。有了资本,就可以扫荡一切,成为王者。 还有一种,是靠能力和技术驱动的,这种企业,光靠钱是砸不出第一来的,只有靠敢于挑战传统、敢于尝试新方法新技术,不断积累经验、优化体系、提升品质,最终获得市场认可。 獭祭就属于后者。 从1984到2005,二十年来企业的销量上,基本是原地踏步,增长极其缓慢,中间常常是举债度日、压力巨大。 但獭祭的方向——高端清酒,定位准确,努力就过程就是积蓄力量的过程,二十年磨剑、终成利刃! 很多时候,我们被当下太多速成的互联网创业故事所蛊惑,类似獭祭这样的故事,才是更普遍的商业世界反映。 2 这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故事。 主人公并没有通常商业传奇中的那种天赋异禀、杀伐决断,更多的是在不断的苦逼击打下,被动或主动的求新求变。 从看到日本酒的消费升级而放弃低端产品线,到因为地方市场的狭小而开拓东京零售商店;从被酿造师抛弃没办法转而自建团队酿酒、到迫于市场竞争率先研制精米留存度只有23%的"Dassai 23", 可以看到一个普通创业者在形势威逼下的不断调整、不断革新;是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在与成百上千不断冒出的困难的斗争中,运用智慧,积小胜成大胜,逐渐地发展出了独具特色和品质的产品和品牌。 这其实告诉我们,不要以为自己普普通通干不成大事,也不要以为我只能干大事、瞧不上日常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些小事情、小问题都解决不好,我不认为你能干成什么大事。 所谓灵感、方向、好的创意,往往就来自于这些小事,所谓找到感觉,就是因为扎根于实践,时刻被问题所激励、所催促,日思夜想,有所突破。 3 敢于面对不熟悉的领域,敢于尝试,做出改变。 哈佛商业评论5月刊上,有个观点,叫“错误的决策,好过不决策”,即在风险可控前提下要大胆地决策和试验。 我们要警惕企业到了一定阶段,就变得开始保守起来,不熟悉的、没经验的地方,就认为风险大,畏首畏尾,贻误战机,忘记了当初创业,就是赤手空拳、摸索着干起来的。 獭祭这个品牌的诞生,就是建立在放弃原有的低端产品-旭富士的基础上,对一个小酒厂来说,这意味着放弃现有的客户、并且承受短期的销售额下滑。 1998年,也就是杜氏带走了大部分酿酒的员工去了别家的那年,在只剩4个年轻员工的情况下,樱井博志不是重新去找新的杜氏来,而是决定自己“酿点能喝的好酒”,这也是一种大胆的尝试。 可以说,正是因为日本传统制酒行业的保守和故步自封,成就了獭祭品牌。 4 坚持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即使这意味着产能不足,无法满足需求。 区别于很多日本企业,故意控制产量来达到特定营销目的的套路,獭祭品牌自从2005年成名之后,就一直受困于产能不足的问题,出货量有限,即使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也是一般。尤其高端的远心分离系列,很难买到。 獭祭也不会为了铺市场、赚更多的钱而盲目地扩充生产线,怕毁掉品牌。(中国有个反面例子,就是凡客,短时间扩品类、大跃进式的发展,很快就砸了自己招牌) 好的产品,经过对比和检验,客户最终会感受到它的价值,即使一时离开,也会回来。从没听说过一个企业因为产品供不应求而失败的。 虽然元宝提供的是理财产品,但很多道理也是相通的。坚持提供优质且收益合理的项目,诱惑再大也不动摇,久而久之,投资者也会有体会,也会认同。 互联网金融尤其网贷这个行业,还有大量隐藏的风险没有暴露,还有一大批规模较大但做法激进、胡搞瞎搞的问题平台,还没有到维持不下去的那天。 但市场终将会做出检验,只有大洗牌过后,投资者们才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风险控制、什么叫本金安全是投资的第一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