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科大讯飞吧 乐视网吧 中弘股份吧
发表于 2018-08-10 07:48:11 股吧网页版
“徐翔案”涉案公司东方金钰状况频出,半月内2次遭下调信用等级

“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背后的云南富豪赵氏家族近况不太美。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邹婧

8月9日,联合评级公司将东方金钰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其发行的7.5亿元“17金钰债”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这是半个月内,东方金钰第二次遭信用评级机构下调信用等级。

联合评级公司表示,此次下调的主要原因是东方金钰9亿元债务逾期、控股股东股权悉数被冻结、公司银行账户及资产均遭冻结等一系列事项将导致其偿债压力进一步加大。

东方金钰扎根云南,背靠世界上最大的翡翠原石产地缅甸成为国内“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背后的赵兴龙家族因此迅速跻身云南首富。但2014年轰动一时的徐翔案发生后,公司原实控人赵兴龙因涉案被刑事判决、其子赵宁接任董事长,东方金钰开始一次次因资金问题陷入风波。

业绩平平 公司举债囤货

2015至2017年,东方金钰营业收入分别为86.61亿元、65.92亿元、92.77亿元。与此同时,公司净利润连年下滑,分别为3亿元、2.51亿元、2.31亿元。

根据2017年年报,公司营业收入较2016年增长近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7.83%。其中主营业务翡翠成品、黄金金条及饰品的毛利率分别同比减少5.4%、5%。

来源:东方金钰2017年年报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东方金钰花费25亿元大手笔采购翡翠存货319块,采购数量较去年翻倍。

来源:东方金钰公告截图

对此,东方金钰在《关于2017年年度报告事后审核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以下简称“2017年年报问询函”)中说明,由于翡翠原石主要出产国缅甸加强出口管制,为了确保行业龙头地位及为未来扩大规模做铺垫,公司加大翡翠原石采购以作战略性储备。

根据年报,东方金钰加大采购的资金恰恰来源于银行借款、质押等融资,这意味着公司始终通过举债囤货。但由于近年翡翠珠宝市场有所降温、中高端翡翠原石价格上涨较快,翡翠业务利润下滑。同时债务规模持续扩大,公司资金链逐渐紧张。

2017年度,东方金钰资产负债率高达74.2%,经营性现金流呈现-17.81亿元。

事实上,自2013年以来,东方金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始终为负数。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此数据累计值达-53.11亿元。对此,上交所通过2017年年报问询函质疑东方金钰翡翠原石的经营模式是否具备长期可持续性,以及借债囤货对公司财务状况的影响。

2017年11月,曾有投资者在上交所互动平台上高负债率提出疑问。当时,东方金钰回应称,公司目前处于业务快速扩张期,翡翠行业经营的特征导致资产负债率较高,但公司总资产利润仍高于债务利息,属于合理负债范围。

逾期债务“压死骆驼” 复牌之路漫漫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

7月26日东方金钰公告,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未到期债务为73.43亿元,债务合计高达82.59亿元。要知道,2018年第一季度末,东方金钰手中的货币资金仅有4.26亿元。

于是,逾期债务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动摇着债权人的信心,并接连引发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后果。

2018年5月16日,东方金钰子公司与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导致东方金钰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

随后,中信信托就与东方金钰之间一笔本金约3亿元的债务纠纷提起司法保护。7月17日,东方金钰公告称,法院裁定冻结、划拨东方金钰、公司大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龙实业”)、赵宁、王瑛琰的银行存款约2.4亿元。此外,东方金钰还不断收到债权人为保全财产而诉诸冻结大股东股权等司法手段的通知。

面对巨额债务,东方金钰偿债的首要措施便是求救于大股东。2017年东方金钰曾向大股东兴龙实业借款,截至2018年3月31日,剩余额度为11.88亿元。然而,兴龙实业所持东方金钰股份已全部被质押并遭多次轮候冻结,其实控人赵宁和第二大股东王瑛琰均因上市公司债务纠纷被裁冻结银行存款。

并且,在2017年6月倡议员工增持后,大股东兴龙实业先后两次减持东方金钰共计3184万股。在2018年8月9日新发布的《控股股东兴龙实业股份被轮候冻结公告》中,东方金钰表示如处置质押股票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如此一来,在兴龙实业“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是否还会拨出近12亿元资金供东方金钰周转成为了未知数。

除向大股东借款之外,东方金钰提出出售上等翡翠存货来回笼资金。但这一举措并不被评级机构所看好,联合评级公司认为其存货资产的变现能力和速度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东方金钰提出的另一清偿举措——催收应收账款,恐怕短期内也难以实现。根据年报,2017年末公司应收账款最大欠款方是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东方金钰珠宝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金钰珠宝”),欠款54.17亿元。可惜,金钰珠宝同样深陷债务泥沼,身负逾期债务1.8亿元和即将到期债务27.22亿元。

或许唯一欣慰的是,东方金钰披露目前公司已与部分金融机构债权人达成展期意向。

不过,野马财经还注意到,东方金钰前十大股东中,有4家为信托机构,持股比为5.31%。在去杠杆大背景下,2018年闪崩股呈现了一个特点即公司股东中出现信托计划。

东方金钰由于筹划重组已停牌半年,加上重组交易所需现金,当前面临百亿资金压力的东方金钰完成重组的复牌之路漫漫。而即便复牌,巨额债务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定会传导至股市,届时信托计划股东可能会抛售所持股份。

发表于 2018-08-10 08:35:35
不良媒体就知道这些天在搜刮金玉负面消息,今天终于发出来了,小心报应!
发表于 2018-08-10 19:25:51
赵氏父子通过关联交易早已掏空东方金钰了,自己早已拿的盆满钵满,只是散户惨了。
发表于 2018-08-10 23:45:28
野马财经还注意到,东方金钰前十大股东中,有4家为信托机构,持股比为5.31%。在去杠杆大背景下,2018年闪崩股呈现了一个特点即公司股东中出现信托计划。
。。。。。。。。。。。。
有这么落井下石还踩一脚的么?
这个信托是大股东自己的信托,麻烦调研用点心思,这都是公开信息!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背后的云南富豪赵氏家族近况不太美。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邹婧

8月9日,联合评级公司将东方金钰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其发行的7.5亿元“17金钰债”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这是半个月内,东方金钰第二次遭信用评级机构下调信用等级。

联合评级公司表示,此次下调的主要原因是东方金钰9亿元债务逾期、控股股东股权悉数被冻结、公司银行账户及资产均遭冻结等一系列事项将导致其偿债压力进一步加大。

东方金钰扎根云南,背靠世界上最大的翡翠原石产地缅甸成为国内“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背后的赵兴龙家族因此迅速跻身云南首富。但2014年轰动一时的徐翔案发生后,公司原实控人赵兴龙因涉案被刑事判决、其子赵宁接任董事长,东方金钰开始一次次因资金问题陷入风波。

业绩平平 公司举债囤货

2015至2017年,东方金钰营业收入分别为86.61亿元、65.92亿元、92.77亿元。与此同时,公司净利润连年下滑,分别为3亿元、2.51亿元、2.31亿元。

根据2017年年报,公司营业收入较2016年增长近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7.83%。其中主营业务翡翠成品、黄金金条及饰品的毛利率分别同比减少5.4%、5%。

来源:东方金钰2017年年报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东方金钰花费25亿元大手笔采购翡翠存货319块,采购数量较去年翻倍。

来源:东方金钰公告截图

对此,东方金钰在《关于2017年年度报告事后审核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以下简称“2017年年报问询函”)中说明,由于翡翠原石主要出产国缅甸加强出口管制,为了确保行业龙头地位及为未来扩大规模做铺垫,公司加大翡翠原石采购以作战略性储备。

根据年报,东方金钰加大采购的资金恰恰来源于银行借款、质押等融资,这意味着公司始终通过举债囤货。但由于近年翡翠珠宝市场有所降温、中高端翡翠原石价格上涨较快,翡翠业务利润下滑。同时债务规模持续扩大,公司资金链逐渐紧张。

2017年度,东方金钰资产负债率高达74.2%,经营性现金流呈现-17.81亿元。

事实上,自2013年以来,东方金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始终为负数。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此数据累计值达-53.11亿元。对此,上交所通过2017年年报问询函质疑东方金钰翡翠原石的经营模式是否具备长期可持续性,以及借债囤货对公司财务状况的影响。

2017年11月,曾有投资者在上交所互动平台上高负债率提出疑问。当时,东方金钰回应称,公司目前处于业务快速扩张期,翡翠行业经营的特征导致资产负债率较高,但公司总资产利润仍高于债务利息,属于合理负债范围。

逾期债务“压死骆驼” 复牌之路漫漫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

7月26日东方金钰公告,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未到期债务为73.43亿元,债务合计高达82.59亿元。要知道,2018年第一季度末,东方金钰手中的货币资金仅有4.26亿元。

于是,逾期债务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动摇着债权人的信心,并接连引发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后果。

2018年5月16日,东方金钰子公司与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导致东方金钰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

随后,中信信托就与东方金钰之间一笔本金约3亿元的债务纠纷提起司法保护。7月17日,东方金钰公告称,法院裁定冻结、划拨东方金钰、公司大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龙实业”)、赵宁、王瑛琰的银行存款约2.4亿元。此外,东方金钰还不断收到债权人为保全财产而诉诸冻结大股东股权等司法手段的通知。

面对巨额债务,东方金钰偿债的首要措施便是求救于大股东。2017年东方金钰曾向大股东兴龙实业借款,截至2018年3月31日,剩余额度为11.88亿元。然而,兴龙实业所持东方金钰股份已全部被质押并遭多次轮候冻结,其实控人赵宁和第二大股东王瑛琰均因上市公司债务纠纷被裁冻结银行存款。

并且,在2017年6月倡议员工增持后,大股东兴龙实业先后两次减持东方金钰共计3184万股。在2018年8月9日新发布的《控股股东兴龙实业股份被轮候冻结公告》中,东方金钰表示如处置质押股票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如此一来,在兴龙实业“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是否还会拨出近12亿元资金供东方金钰周转成为了未知数。

除向大股东借款之外,东方金钰提出出售上等翡翠存货来回笼资金。但这一举措并不被评级机构所看好,联合评级公司认为其存货资产的变现能力和速度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东方金钰提出的另一清偿举措——催收应收账款,恐怕短期内也难以实现。根据年报,2017年末公司应收账款最大欠款方是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东方金钰珠宝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金钰珠宝”),欠款54.17亿元。可惜,金钰珠宝同样深陷债务泥沼,身负逾期债务1.8亿元和即将到期债务27.22亿元。

或许唯一欣慰的是,东方金钰披露目前公司已与部分金融机构债权人达成展期意向。

不过,野马财经还注意到,东方金钰前十大股东中,有4家为信托机构,持股比为5.31%。在去杠杆大背景下,2018年闪崩股呈现了一个特点即公司股东中出现信托计划。

东方金钰由于筹划重组已停牌半年,加上重组交易所需现金,当前面临百亿资金压力的东方金钰完成重组的复牌之路漫漫。而即便复牌,巨额债务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定会传导至股市,届时信托计划股东可能会抛售所持股份。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