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股吧
  • 搜内容
  • 搜作者
  • 搜话题
热门:S佳通吧 盐湖股份吧 乐视网吧
股民学校吧
发表于 2017-09-13 08:50:40 股吧网页版
炒股亏钱是因为命不好?

你可以不信命,但不要否认你看不上的一些人成功了,困惑还不错的人怎么失败了。在股票投资这件事上,我坚持”命好“是核心竞争力,甚至唯一。(声明一下:我不是宿命论者,也赞赏人生就要努力,我们在此只讨论关于股票投资这件事。如)


在看官们拍砖之前,先容我说两件事:


(一)大卫休谟关于因果关系的阐述


18世纪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认为,我们从来没有亲身体验或者亲眼证实过因果连接关系本身,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值得怀疑的。


举个例子,公鸡叫了,太阳升起。这两个事件同样是相继发生,但是公鸡叫并不是太阳升起的原因。休谟提出,一切因果关系都应该重新审视。


(二)关于幸存者偏差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沃德教授(Abraham Wald)应军方要求,利用其在统计方面的专业知识来提供关于《飞机应该如何加强防护,才能降低被炮火击落的机率》的相关建议。


沃德教授针对联军的轰炸机遭受攻击后的数据,进行研究后发现:机翼是最容易被击中的位置,机尾则是最少被击中的位置。沃德教授的结论是“我们应该强化机尾的防护”,而军方指挥官认为“应该加强机翼的防护,因为这是最容易被击中的位置”。沃德教授坚持认为:


(1)统计的样本,只涵盖平安返回的轰炸机;


(2)被多次击中机翼的轰炸机,似乎还是能够安全返航;


(3)而在机尾的位置,很少发现弹孔的原因并非真的不会中弹,而是一旦中弹,其安全返航的机率就微乎其微。


军方采用了教授的建议,并且后来证实该决策是正确的,看不见的弹痕却最致命!这个故事有两个启示:


一是战死或被俘的飞行员无法发表意见,所以弹痕数据的来源本身就有严重的偏误;二是作战经验丰富的飞行员的专业意见也不一定能提升决策的质量,因为这些飞行员大多是机翼中弹机尾未中弹的幸存者。


关于上面两件事我说完了,接下来延伸回股票投资上。分享下对于因果关系和幸存者偏差的认识。


(一)因果关系


每个投资者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投资理念,从而通过它们来预测股价未来的高低。我们可否回到最原始的起点:什么决定价格?(注:恰巧这两天看到一篇景林投资的专访讨论了这个问题)


《马克思政治主义经济学》里关于价格决定因素的阐述是这样的:价值决定价格,价值分价值和使用价值,价格永远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西方经济学》的阐述更加明确,即供求关系决定价格,然后是供需曲线的数学表述。


问题来了:谁决定价格?如果价值能决定,中国经济GDP每年8%,股价保持了6年的熊市;如果供求关系能决定,成为了全球第一M2的国家,并且停止不少年的IPO,不也熊市了那些年吗!


基本面分析在找寻价值被低估的投资标的,技术分析在谋求通过资金供求关系找到答案,还有行为金融、量化等多种方式在预测未来。甚至一些多因子模型设计了上百个因子,暂不论这些因子是否对冲(就好比长得漂亮、年龄26岁以上,还必须是处女),连这些因子是否能决定价格我们都没搞清楚。


举个例子,南非世界杯一战成名的章鱼保罗,如果按照保罗的预测结果是完全一致的,难道保罗的预测是西班牙最后夺冠的因子吗?如休谟所言,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值得怀疑的。


而对于股票投资来言,如果赚钱你之前的理念都是对的,如果赔钱都是狗屎,你是否想过?你的理念和最后的结果压根可能没有关系,或者没你想的那么重要。


2013年投资高科技的@GT周 名声鹊起,2014年又换成了坚守银行的@东博老股民,从结果上看他们都预测正确并按照这个预测进行了投资,于是他们都赚钱了,但是和预测的理念又有多少关系呐,如果他们在那个年份里最后赔钱了又会如何说呐。在这件事情如果我们没搞懂什么决定价格的话(这点上人类的智力暂时无法精确表述证明),我们都会是章鱼保罗,或成神,或就是一只普通章鱼。


不要和我讨论概率的问题,试图统计举例证明理念和结果有统计关系。概率学派分为频率学派和叶贝斯学派,前者坚持概率是长期实践的客观体现,后者同时也认同主观情绪的认定,但可惜概率问题是人类智力更加无法解决的问题。


不要过分的相信自己的投资理念,它只有在结果正确的时候你才认为正确,而投资理念和投资结果或许真的没有因果关系。倘若在股票投资上存在一个强有效的投资理念,可以准确预测价格的变化,就应该每天赚钱,每小时赚钱,每秒钟赚钱,或者长期永久盈利,就算你是整个存款,也要建立在国富民强、银行不倒闭等等的基础上,命好的是你生活的时代。


(二)幸存者偏差


常言说“老婆都是别人的好”。一是你看到的别人老婆有很多,但你往往记住那些漂亮优雅贤惠的少数人,自觉不自觉的忽略大部分;二是你记住的别人老婆的样本信息并不完整,你看到的更多是淡妆华服而不是睡衣素颜、是温柔体贴而不是唠叨抱怨,而后者可能只是她老公下班回家后才看到的。


比如媒体调查“喝葡萄酒的人长寿”。一般是调查了那些长寿的老人,发现其中很多饮用葡萄酒。但还有更多经常饮用葡萄酒但不长寿的人已经死了,媒体根本不可能调查到他们。


面向全部用户的公开性调查,也会存在较大的偏差。比如互联网上要是有调查“你认为北京出租车起步价从10元提高到13元是否合理?”,看似样本是随机的,但认为“不合理”甚至愤怒的人更愿意去回答这个问题,而觉得“合理”甚至无所谓的人可能更多会忽略这个调查。


当进入中国南方的大小机场,几乎所有的书店都在播放《董明珠谈管理》和《马云谈创业》的DVD,而他们的成功一样是幸存者偏差。你要知道会有比董明珠更勤奋,比马云更聪明,比他们更加优秀的商业模式,更加卓越的管理团队,最后game over了。


回到投资领域,取得成功的投资者谈论其投资经验和方法,但我们往往会忽略了一个事实:采用同样经验和方法而投资失败的人是没有机会上电视侃侃而谈的。


巴菲特说:“如果你是池塘里的一只鸭子,由于暴雨的缘故水面上升,你开始在水中上浮,但此时你却认为上浮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池塘里的水。”


如果你我本身就是“幸存者”的一分子,就很麻烦,因为就算成功纯属偶然,你我也可能会不自觉的发现自己与其他成功者的共同点,并将它们诠释为“成功因素”。巴菲特的成功你无法复制。


记住这句话:没有人的成功可以被复制,他们都是幸存者,命好是他们成功的核心竞争力。


发表于 2017-09-13 09:19:33
命好
发表于 2017-09-13 12:08:32
中国航天军工央企混改龙头360借壳王者归来
【600877中国嘉陵】大股东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央企改革酝酿“破竹之势” 大规模铺开窗口期即将到来,沪深两市股价最低的央企改革军工股,国务院国资委央企资产保值增值,处置僵死企业剥离不良资产,股权转让。马上停牌筹划重大事项,360借壳王者归来。【周鸿喂;360业务已进入军工领域,网络安全与军工产业合并,军民融合吃完必然,360已经在与一些军工企业合作,但具体内容不能说,目前看来退市后的360已经进入军工领域,证劵日报】。
发表于 2017-09-13 12:08:38
中国航天军工央企混改龙头360借壳王者归来
【600877中国嘉陵】大股东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央企改革酝酿“破竹之势” 大规模铺开窗口期即将到来,沪深两市股价最低的央企改革军工股,国务院国资委央企资产保值增值,处置僵死企业剥离不良资产,股权转让。马上停牌筹划重大事项,360借壳王者归来。【周鸿喂;360业务已进入军工领域,网络安全与军工产业合并,军民融合吃完必然,360已经在与一些军工企业合作,但具体内容不能说,目前看来退市后的360已经进入军工领域,证劵日报】。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你可以不信命,但不要否认你看不上的一些人成功了,困惑还不错的人怎么失败了。在股票投资这件事上,我坚持”命好“是核心竞争力,甚至唯一。(声明一下:我不是宿命论者,也赞赏人生就要努力,我们在此只讨论关于股票投资这件事。如)


在看官们拍砖之前,先容我说两件事:


(一)大卫休谟关于因果关系的阐述


18世纪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认为,我们从来没有亲身体验或者亲眼证实过因果连接关系本身,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值得怀疑的。


举个例子,公鸡叫了,太阳升起。这两个事件同样是相继发生,但是公鸡叫并不是太阳升起的原因。休谟提出,一切因果关系都应该重新审视。


(二)关于幸存者偏差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沃德教授(Abraham Wald)应军方要求,利用其在统计方面的专业知识来提供关于《飞机应该如何加强防护,才能降低被炮火击落的机率》的相关建议。


沃德教授针对联军的轰炸机遭受攻击后的数据,进行研究后发现:机翼是最容易被击中的位置,机尾则是最少被击中的位置。沃德教授的结论是“我们应该强化机尾的防护”,而军方指挥官认为“应该加强机翼的防护,因为这是最容易被击中的位置”。沃德教授坚持认为:


(1)统计的样本,只涵盖平安返回的轰炸机;


(2)被多次击中机翼的轰炸机,似乎还是能够安全返航;


(3)而在机尾的位置,很少发现弹孔的原因并非真的不会中弹,而是一旦中弹,其安全返航的机率就微乎其微。


军方采用了教授的建议,并且后来证实该决策是正确的,看不见的弹痕却最致命!这个故事有两个启示:


一是战死或被俘的飞行员无法发表意见,所以弹痕数据的来源本身就有严重的偏误;二是作战经验丰富的飞行员的专业意见也不一定能提升决策的质量,因为这些飞行员大多是机翼中弹机尾未中弹的幸存者。


关于上面两件事我说完了,接下来延伸回股票投资上。分享下对于因果关系和幸存者偏差的认识。


(一)因果关系


每个投资者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投资理念,从而通过它们来预测股价未来的高低。我们可否回到最原始的起点:什么决定价格?(注:恰巧这两天看到一篇景林投资的专访讨论了这个问题)


《马克思政治主义经济学》里关于价格决定因素的阐述是这样的:价值决定价格,价值分价值和使用价值,价格永远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西方经济学》的阐述更加明确,即供求关系决定价格,然后是供需曲线的数学表述。


问题来了:谁决定价格?如果价值能决定,中国经济GDP每年8%,股价保持了6年的熊市;如果供求关系能决定,成为了全球第一M2的国家,并且停止不少年的IPO,不也熊市了那些年吗!


基本面分析在找寻价值被低估的投资标的,技术分析在谋求通过资金供求关系找到答案,还有行为金融、量化等多种方式在预测未来。甚至一些多因子模型设计了上百个因子,暂不论这些因子是否对冲(就好比长得漂亮、年龄26岁以上,还必须是处女),连这些因子是否能决定价格我们都没搞清楚。


举个例子,南非世界杯一战成名的章鱼保罗,如果按照保罗的预测结果是完全一致的,难道保罗的预测是西班牙最后夺冠的因子吗?如休谟所言,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值得怀疑的。


而对于股票投资来言,如果赚钱你之前的理念都是对的,如果赔钱都是狗屎,你是否想过?你的理念和最后的结果压根可能没有关系,或者没你想的那么重要。


2013年投资高科技的[at=9019093936587228]@GT周[/at]名声鹊起,2014年又换成了坚守银行的@东博老股民,从结果上看他们都预测正确并按照这个预测进行了投资,于是他们都赚钱了,但是和预测的理念又有多少关系呐,如果他们在那个年份里最后赔钱了又会如何说呐。在这件事情如果我们没搞懂什么决定价格的话(这点上人类的智力暂时无法精确表述证明),我们都会是章鱼保罗,或成神,或就是一只普通章鱼。


不要和我讨论概率的问题,试图统计举例证明理念和结果有统计关系。概率学派分为频率学派和叶贝斯学派,前者坚持概率是长期实践的客观体现,后者同时也认同主观情绪的认定,但可惜概率问题是人类智力更加无法解决的问题。


不要过分的相信自己的投资理念,它只有在结果正确的时候你才认为正确,而投资理念和投资结果或许真的没有因果关系。倘若在股票投资上存在一个强有效的投资理念,可以准确预测价格的变化,就应该每天赚钱,每小时赚钱,每秒钟赚钱,或者长期永久盈利,就算你是整个存款,也要建立在国富民强、银行不倒闭等等的基础上,命好的是你生活的时代。


(二)幸存者偏差


常言说“老婆都是别人的好”。一是你看到的别人老婆有很多,但你往往记住那些漂亮优雅贤惠的少数人,自觉不自觉的忽略大部分;二是你记住的别人老婆的样本信息并不完整,你看到的更多是淡妆华服而不是睡衣素颜、是温柔体贴而不是唠叨抱怨,而后者可能只是她老公下班回家后才看到的。


比如媒体调查“喝葡萄酒的人长寿”。一般是调查了那些长寿的老人,发现其中很多饮用葡萄酒。但还有更多经常饮用葡萄酒但不长寿的人已经死了,媒体根本不可能调查到他们。


面向全部用户的公开性调查,也会存在较大的偏差。比如互联网上要是有调查“你认为北京出租车起步价从10元提高到13元是否合理?”,看似样本是随机的,但认为“不合理”甚至愤怒的人更愿意去回答这个问题,而觉得“合理”甚至无所谓的人可能更多会忽略这个调查。


当进入中国南方的大小机场,几乎所有的书店都在播放《董明珠谈管理》和《马云谈创业》的DVD,而他们的成功一样是幸存者偏差。你要知道会有比董明珠更勤奋,比马云更聪明,比他们更加优秀的商业模式,更加卓越的管理团队,最后game over了。


回到投资领域,取得成功的投资者谈论其投资经验和方法,但我们往往会忽略了一个事实:采用同样经验和方法而投资失败的人是没有机会上电视侃侃而谈的。


巴菲特说:“如果你是池塘里的一只鸭子,由于暴雨的缘故水面上升,你开始在水中上浮,但此时你却认为上浮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池塘里的水。”


如果你我本身就是“幸存者”的一分子,就很麻烦,因为就算成功纯属偶然,你我也可能会不自觉的发现自己与其他成功者的共同点,并将它们诠释为“成功因素”。巴菲特的成功你无法复制。


记住这句话:没有人的成功可以被复制,他们都是幸存者,命好是他们成功的核心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