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访问:
发表于 2019-07-12 20:55:07 股吧网页版
虐童事件已宣判 过去一年红黄蓝经历了什么?
来源:资本邦

K图 RYB_0

  继红黄蓝(NYSE:RYB)虐童风波后,这家负面缠身的公司又惹上了新祸!

  近日,上海南翔镇教委联合综治办、派出所、市场监管所、城管中队、联勤中心、镇房管所等多家职能部门,开展违规托育机构联合整治行动。本次整治行动分两组进行,先后查处了凯瑞宝贝、红黄蓝、皇家宝贝早教中心等6家违规托育机构。

  而在一个月前,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幼师虐童事件迎来了最终判决。6月1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宣判。红黄蓝幼儿园教师刘某因犯虐待被看护人罪获刑1年6个月,并被责令5年内禁止从事未成年人看护教育工作。

  距离虐童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年半,这段时间,红黄蓝经历了什么?

  对红黄蓝而言,2018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一方面,红黄蓝因虐童事件陷入巨大的舆论风波和信任危机,品牌形象一直难以修复;另一方面,这一年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与幼儿园和民办教育行业相关的政策,对红黄蓝的业务和日常运营造成冲击。

  2017年11月22日开始,十余名幼儿家长向警方反映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此外,还有个别红黄蓝幼儿园也传出家长举报有疑似幼儿受到伤害的情况。此事迅速引发广泛社会关注,红黄蓝幼儿园的安全隐患问题成为网友的讨伐焦点。红黄蓝股价随即大跌。2018年11月25日收盘,红黄蓝股价暴跌38.41%,报16.45美元,跌破发行价18.5美元,市值缩水约2.9亿美元。

  北京时间2019年7月12日,红黄蓝股价跌至6.42美元/股,市值仅为1.88亿美元。

  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2018年11月29日晚,红黄蓝发布道歉信称,“有错必究,有责必担,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并承诺会进行内部整改,完善儿童的保护措施,加强各方面的监控,并且暂停了幼儿园加盟业务,对现有的加盟商加强管理和培训。据官方透露,2017年虐童事件发生之后,很多加盟商开始申请退出。

  资本邦获悉,大部分“红黄蓝幼儿园”和“红黄蓝亲子园”都由加盟商进行管理运营,这一模式有利于公司以更少的投入实现快速扩张,但加盟商在管理上的难度,却被认为增大了对孩子的安全隐患。虽然如此,加盟业务却构成了红黄蓝的重要利润来源。财报显示,红黄蓝的营业收入包括学费收入、加盟费收入、培训费收入、特许权费收入和教育相关产品销售收入五大类。其中,直营幼儿园是红黄蓝主要收入来源,占整个公司的营收70%以上,加盟业务则为红黄蓝贡献了近3成的收入。

  虐童事件后,红黄蓝暂停了加盟业务的高速扩张。一组数据可以证明:2018年上半年,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新增6座,加盟亲子园新增83座。官方表示这些加盟园来自原有已签约合同,非新增加盟店。对比公司前三年数据,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平均每年增长45座以上,加盟亲子园平均每年增加超过100所。资本邦获悉,红黄蓝于2018年6月末重启了亲子园的加盟,但是幼儿园加盟业务仍在暂停中。

  加盟业务的放缓对红黄蓝业绩的影响立竿见影。财报显示,2018年,归属于红黄蓝股东的净损失达到180万美元,对比去年同期净利润为710万美元;归属于股东的调整后净利润为510万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110万美元;毛利率为16.4%,较2017年的21.0%有所下降。2019年第一季度,归属于红黄蓝股东的调整后净亏损为120万美元,去年同期归属于股东的调整后净亏损为100万美元。公司将亏损扩大的原因归结于营业成本的增长,主要是由于直营幼儿园员工工资、租金和物耗增加。

  红黄蓝创始人史燕来也承认了这一点。她称,因特许经营计划暂停,以及特许经营费用被迫降低等因素,红黄蓝的高增长戛然而止。

  除了虐童风波的影响,过去一年,政策监管的趋严让红黄蓝的处境雪上加霜。

  2018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明确指出要遏制过度逐利行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该《意见》的出台,意味着直接斩断营利性幼儿园上市或者被并购之路。但是,对于已经上市的民办幼儿园资产如何处置,目前还不得而知。

  对此,早在2017年9月27日就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的红黄蓝曾对外表示,红黄蓝不会因为政策原因选择退市。但是,红黄蓝的股价依然受此新规影响,当日开盘大跌超过50%。

  普惠性幼儿园政策的出台更是对红黄蓝的业务造成极大冲击。2018年3月,教育部提出“学前教育三年计划”,确保2020年力争普惠性幼儿园占比达到80%以上,毛入园率达到85%。2019年初,相关政策正式落地。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指出小区配套幼儿园应当由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对已经开办的营利性幼儿园,将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相关手续。教育部曾表示,在2020年力争普惠性幼儿园占比达到80%以上。为了迎合该政策,红黄蓝宣布对下属幼儿园业务进行调整,部分直营幼儿园已经转变为普惠性幼儿园。

  一系列动作表明,红黄蓝正在转型。

  资本邦梳理红黄蓝的财报发现,其收入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作为核心的直营园学费收入占总收入比重逐年下降,而培训费、产品销售收入占比逐年提升,同时直营园业务增速明显下降。

  业务层面,过去一年,红黄蓝的收购动作频频。2018年6月,红黄蓝收购了上海一家早期儿童教育服务供应商80%股权;2018年第二季度末,红黄蓝收购了北京一家教育服务集团90%的股权,并获得了包括国际幼儿园在内的教育资产组合;2019年2月5日,红黄蓝宣布将以1.25亿元现金收购新加坡一家私营儿童教育集团约70%的股权,双方已就收购意向达成协议。

  IT桔子数据显示,红黄蓝对外投资中,非幼儿园企业超过30家,涉及母婴平台、早教服务、幼儿园营销服务等领域。红黄蓝还通过控股子公司,推出早教套装和活动服务“竹兜育儿”、母婴产品售卖平台“青田优品”、绘本阅读服务“巴拉乌拉绘本馆”、家庭教育品牌“慧心父母课堂”、幼儿园营销服务“微学汇”。2019年1月4日,红黄蓝成立了最新的子公司“快乐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显示该公司将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等。

  2019年2月,红黄蓝宣布将公司名称从“RYB Education”更改为GEHEducation。改名背后是红黄蓝的转型决心:向针对0-6岁儿童教育服务领域的多元业务战略和平台化转型。

  这一切表明,红黄蓝正在向多业务线、多地域经营发展。幼儿园经营并不是其唯一发力方向。受幼儿园业务未来的不稳定性,红黄蓝正在从to C转向to B业务,谋划升级为学前教育内容供应商和优质平台。

郑重声明:用户在财富号/股吧/博客社区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发表新主题
郑重声明: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服务条款》《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