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访问:
发表于 2019-03-22 03:34:13 股吧网页版
红黄蓝由盈转亏
来源:北京商报

K图 ryb_31

  限制幼教证券化后,红黄蓝交出了首份年报。3月21日,红黄蓝发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四季度及2018全年未经审计财务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红黄蓝净收入为1.565亿美元,较2017年1.408亿美元微增。但归属于股东的净损失却达到了180万美元,2017年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还有710万美元。尽管红黄蓝CFO魏萍表示,因政策要求对部分直营幼儿园业务的调整,将会对公司短期的利润率产生一定影响,但事实是,自2017年底暂停加盟业务后,在2018年的政策高压下,陷入颓势的红黄蓝正频频触礁。

  加盟触礁

  红黄蓝正努力走出泥潭。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红黄蓝2018年四季度扭亏为盈,实现净收入45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3910万美元同比增长15.2%。净利润为60万美元,上年同期为20万美元。但纵观全年,跌势已是定局。

  红黄蓝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史燕来表示:“2018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与幼儿园和民办教育相关的政策,我们支持政策并积极采取措施,主动根据政策变化调整幼儿园运营。同时,我们亦积极扩展公司的业务线,全面服务0-6岁的幼儿教育需求。”

  红黄蓝的颓势有一个关键线索——关闭特许加盟。红黄蓝的品牌形象自2017年底虐童案后似乎一直难以修复,受案件影响,红黄蓝在2017年底暂停加盟业务的扩张。这给刚在美股上市不足百天的红黄蓝带来不小打击,毕竟在2017年,加盟业务贡献了红黄蓝总收入的1/3。尽管红黄蓝于2018年6月重启了亲子园的加盟业务,但依然没能带来明显转机。三季度依旧“惨淡”收场,净亏损430万美元,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24.1%收窄至3.5%。

  而在未关闭特许加盟业务前,据此前三年财报统计,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平均每年增长45所以上,加盟亲子园平均每年增加超过100所。而2018上半年,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增加了6所,加盟亲子园增加了83所。据悉,亲子园是面向幼儿的早教培训机构,是红黄蓝赖以起家的业务。由于将重心转向亲子园加盟,这也在一定程度给红黄蓝四季度的营收带来了红利。

  监管压力

  红黄蓝创建于1998年,旗下拥有亲子园、幼儿园、竹兜教育三大品牌。2017年9月27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随后股价一路上涨至33美元,但截至发稿,红黄蓝股价仅为7.92美元/股。

  一切都有迹可循。作为一家核心资产为盈利性幼儿园的上市公司,红黄蓝近两年在幼儿园业务上,却接连遭遇重击。先是因2017年底的虐童事件,导致股价暴跌38.41%,市值缩水约2.9亿美元。紧接着,2018年11月,国务院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盈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盈利性幼儿园资产。《意见》一出,红黄蓝股价当天暴跌超50%,其间两度熔断。该政策出台直接让资本与幼儿园之间划清界限。

  这还不是终点。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再度给红黄蓝的前景蒙上阴影。《通知》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对已经开办的营利性幼儿园,将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交接手续。

  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表示,像大型的已上市的民间资本所办园及相关幼教集团,如果当初在审批时使用了小区配套园这个指标,同样也要交回教育行政部门,不能再进行运营。这也意味着,红黄蓝直营园、加盟园的开办和扩张都将受到影响,依靠幼儿园这一核心业务将难以为继,转型势在必行。

  改名求变

  时间不等人。今年2月,红黄蓝宣布计划将公司名称从“RYB Education”更改为“GEH Education”。在改名背后,是红黄蓝针对0-6岁儿童教育服务领域的多元业务战略和平台化转型。而在国际业务拓展上,红黄蓝也宣布以约人民币1.25亿元收购新加坡一民营儿童教育集团约70%的股权。

  事实上,2018年学前教育新政发布前,红黄蓝就已在早幼教市场谋求机会。去年6月红黄蓝对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又又国学堂”进行了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收购了上海一家为2-6岁儿童提供早教服务的公司,并与北京一家教育服务集团签订了90%的股权收购协议,获得包括国际幼儿园在内的教育资产组合。

  据了解,目前除了幼儿园加盟项目外,红黄蓝还拥有母婴电商平台、绘本阅读等其他服务。公开数据显示,红黄蓝对外投资中,非幼儿园企业超过30家,涉及领域包括出版物、艺术培训、儿童潜能开发、会务及活动组织、教育信息咨询等多个品类。

  “在资本市场,幼儿园经营这块的发展潜力不大了。”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表示,大型幼教集团会围绕优质内容供应商、优质平台去转型。在“史上最严”学前新政出台后,将民办幼儿园资本化之路封死已是不争的事实。红黄蓝不得不调整其国内幼儿园资产比重,收购的新加坡儿童教育集团股权一事,正是其转型走向海外市场的一个信号。

  在业内人士看来,其众多收购动作也表明,红黄蓝正在向多业务线、多地域经营发展。最新财报同时显示,受幼儿园业务未来的不稳定性,红黄蓝以面向未来的智慧教育服务平台为载体,形成亲子早教、幼儿园、托育中心、家庭及素质教育四大事业版图。

郑重声明:用户在财富号/股吧/博客社区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发表新主题
郑重声明: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服务条款》《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