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康美药业吧 贵州茅台吧 乐视网吧
发表于 2018-05-16 01:46:48 股吧网页版
信托转型压力有多大?四成信托公司高管生变说明一切
来源:证券日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信托业从业人员流动性高,已是不争事实。然而,自2017年以来,信托业频繁发生的高管人事变动,成为了“新常态”。

  上周,中建投信托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公司总经理刘屹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申请,并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目前暂由副总经理谭硕代为履职。

  “高管出走”并不稀奇。自2017年以来,信托业高管“人来人往”十分频繁。仅就信托公司“将(总经理、总裁)”、“帅(董事长)”变动情况来看,《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去年68家信托公司年报发现,共有27家公司披露其董事长或总经理(总裁)发生变动,占比约为四成。

  其中,2017年全年共有24位离任,又有22位履新。2018年以来,已有4位离任、5位履新。

  具体而言,在上述26家信托公司中,有6家迎来了“将帅双换”,分别为百瑞信托、华宝信托、华融信托、江苏信托、陆家嘴信托和兴业信托。其中,江苏信托、华融信托的新任董事长胡军、沈易明均由公司原总经理出任,现任总经理分别为王会清、叶天放。不过,华融信托年报中亦提示,华融信托董事长、总经理任职资格均尚待批准。

  另外,据笔者观察年报信息,多家信托公司高管职位存在空缺情况。

  例如,2017年10月份,华宝信托董事会解聘原总经理王波的职务,总经理职责由朱可炳董事长暂代行使。

  湖南信托亦表示,2017年9月27日,因个人原因,刘格辉同志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由公司董事长王双云暂代履行公司总裁职权。中泰信托总裁周雄辞任也于报告期内离任总裁一职之后,职位暂由副总裁陈乃道代职。而此前多年在华宸信托“拟任董事长”的刘玉瀛也在2017年内被免职。

  同样在2017年遭遇高管职位变动的,还有吉林信托和北方信托董事长一职均“虚位以待”。纵观过去一年以来离职的信托“将帅”们,仍留在信托业内的寥寥无几。其中,公开的离职原因中,以应股东战略发展要求或集团统一安排而产生的人事变动为主,因任职届满或年纪等原因退休离职的亦有数位。不过,大部分高管都将离职原因归于“个人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高管密集离职与信托行业转型大背景叠加相关。高管离职无疑是信托行业转型压力的写照之一。

  2017年年底,信托全行业资产管理规模突破26万亿元,继续维持除银行业之外第二大金融行业的地位。然而,庞大的行业规模下,“虚胖”的情况亟待治理。信托业如何顺应2017年以来金融监管的严峻形势、去通道、去杠杆,满足更为严格的监管要求,将是摆在诸多信托公司面前的重要问题。另一方面,在资管新规正式之后,“刚兑”将真正成为历史,通道业务也将难以为继。在失去刚性兑付的光环和通道业务后,如何提高公司整体的资产管理能力和品牌信誉度、留住高净值客户,回归信托本源,亦是今后对信托业的重要考验。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来源:证券日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信托业从业人员流动性高,已是不争事实。然而,自2017年以来,信托业频繁发生的高管人事变动,成为了“新常态”。

  上周,中建投信托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公司总经理刘屹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申请,并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目前暂由副总经理谭硕代为履职。

  “高管出走”并不稀奇。自2017年以来,信托业高管“人来人往”十分频繁。仅就信托公司“将(总经理、总裁)”、“帅(董事长)”变动情况来看,《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去年68家信托公司年报发现,共有27家公司披露其董事长或总经理(总裁)发生变动,占比约为四成。

  其中,2017年全年共有24位离任,又有22位履新。2018年以来,已有4位离任、5位履新。

  具体而言,在上述26家信托公司中,有6家迎来了“将帅双换”,分别为百瑞信托、华宝信托、华融信托、江苏信托、陆家嘴信托和兴业信托。其中,江苏信托、华融信托的新任董事长胡军、沈易明均由公司原总经理出任,现任总经理分别为王会清、叶天放。不过,华融信托年报中亦提示,华融信托董事长、总经理任职资格均尚待批准。

  另外,据笔者观察年报信息,多家信托公司高管职位存在空缺情况。

  例如,2017年10月份,华宝信托董事会解聘原总经理王波的职务,总经理职责由朱可炳董事长暂代行使。

  湖南信托亦表示,2017年9月27日,因个人原因,刘格辉同志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由公司董事长王双云暂代履行公司总裁职权。中泰信托总裁周雄辞任也于报告期内离任总裁一职之后,职位暂由副总裁陈乃道代职。而此前多年在华宸信托“拟任董事长”的刘玉瀛也在2017年内被免职。

  同样在2017年遭遇高管职位变动的,还有吉林信托和北方信托董事长一职均“虚位以待”。纵观过去一年以来离职的信托“将帅”们,仍留在信托业内的寥寥无几。其中,公开的离职原因中,以应股东战略发展要求或集团统一安排而产生的人事变动为主,因任职届满或年纪等原因退休离职的亦有数位。不过,大部分高管都将离职原因归于“个人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高管密集离职与信托行业转型大背景叠加相关。高管离职无疑是信托行业转型压力的写照之一。

  2017年年底,信托全行业资产管理规模突破26万亿元,继续维持除银行业之外第二大金融行业的地位。然而,庞大的行业规模下,“虚胖”的情况亟待治理。信托业如何顺应2017年以来金融监管的严峻形势、去通道、去杠杆,满足更为严格的监管要求,将是摆在诸多信托公司面前的重要问题。另一方面,在资管新规正式之后,“刚兑”将真正成为历史,通道业务也将难以为继。在失去刚性兑付的光环和通道业务后,如何提高公司整体的资产管理能力和品牌信誉度、留住高净值客户,回归信托本源,亦是今后对信托业的重要考验。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