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乐视网吧 中弘股份吧 科大讯飞吧
财经评论吧
发表于 2018-03-14 05:38:33 股吧网页版
脱发人生 “头等”生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东方财富网

  脱发已经从中老年群体,迅速蔓延到90后等年轻人,并且男女均有,植发生意也因此从一个小众市场走向大众。


  今年春节,90后刘静,除了开始增添被逼婚的烦恼外,还有一个更心烦的事情:他开始脱发了,发际线直线退后,脑勺后面还出现了一个“斑秃”,这些变化让他不愿意出门,见亲朋好友的时候戴着一个鸭舌帽,拉低帽沿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待着。


  不知不觉中,脱发不再是中老年男性的事情,年轻人、女性等均有脱发或脱发趋势,脱发人群的年龄下沉速度出乎意料的惊人。


  阿里健康发布的《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披露了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90后甩掉“祖国花朵”称号,以36.1%的份额勇夺脱发“亚军”,几乎逼平“冠军”80后(38.5%)。


  白皮书还显示:广东、浙江、江苏成为植发、护发产品需求量三甲地区;每年的8-11月,“脱发”一词的搜索热度便明显蹿升,并且“高富帅”、“吃货”、“潮人”,是脱发人群的主体标签。


  据统计,目前中国有近2亿脱发人群,这一烦恼将植发这个曾经的小众市场,催生成一个不可小觑的大市场。有数据预计,到2023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238.8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年复合增速将达到24%。


  2亿脱发人


  刘静今年27岁,正值青春年华,但原本头顶茂密的森林正在变得稀松,他想在森林彻底裸露之前找到解决办法。春节后,他开始了“攻略”突围:各种防脱发洗护产品、中医西医各种药、甚至在找各种植发机构进行咨询……


  不秃的人生是相似的,秃头的人生各有各的秃法儿,40多岁的张年鹤现在事业有成,他拥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但他却因为多处斑秃而遭遇尴尬。有一次张年鹤带着团队与客户一起实地考察,结果他的假发被大风吹掉,积攒多年的儒雅形象瞬间被毁。


  事实上,他每次都很用心地打理自己的假发,戴上时也很仔细,尽量避免违和感。“我会经常很小心地摸摸头发,间隔一段时间就去照镜子看看,就是不希望尴尬的事情出现。”张年鹤表示。


  斑秃是一种突然出现的局部脱发,民间称为“鬼剃头”。大部分患者的头皮上突然出现圆形或椭圆形、直径数目不等、边界清楚的脱发区,严重者数目增多,互相整合成不规则的斑片,甚至全秃(头发全部脱失)、普秃(头发连同眉毛、睫毛、腋毛等全部脱失)。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孙丽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脱发有多个原因,包括脂溢性脱发,主要因为人体雄性激素分泌过剩;精神性脱发,人的神经长期处于紧张或者亢奋状态;营养性脱发,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状态,或者体质较差,气血供氧不足;物理性脱发,如头皮上受伤,导致头皮局部不再长出头发;化学性脱发,如使用了劣质或者危险的染发洗发护发产品;病理性脱发,患有严重的毛囊炎、白化病等。


  其中,脂溢性脱发是目前最为常见的脱发,男女都有出现可能,具体症状进程大致为,先从两侧额头开始,导致发际线后退,同时头顶位置出现脱发,最终导致从前额到头顶头发完全脱落。


  在阿里零售平台上,植发、护发产品的搜索热度,在一年中会呈现规律性变化:每年3月出现全年中第一个小高潮,接着从8月份开始,“脱发”一词的搜索热度就会出现明显上涨趋势,一直持续到11月份。


  目前,广东、浙江、江苏三地是植发、护发相关商品需求量最大的前三位省份,其后为,山东、上海、河南、北京、湖北、四川和湖南。


  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脱发人口近2亿人。摆在刘静、张年鹤们面前的问题很严峻,如何防脱?


  孙丽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防治脱发需要从多方面入手,如营养均衡,补充维生素和补充剂,多吃黑芝麻等食品;使用有生发成分的洗护产品,但仍需大量样本研究证明;少染发、烫发,按摩百会穴、多梳发等。


  “西医方面,分内服外用药物,如非那雄胺,主要是一种口服药物的成分,米诺地尔主要是一种外用的药物成分。非那雄胺女性不能口服;米诺地尔男女均可以使用。”孙丽蕴指出,这两种是西药常规使用的药物。


  北京某三甲医院皮肤科主任进一步补充,非那雄胺的主要原理是,通过减少或者避免激素对头发毛囊细胞的影响,而发挥作用,这种成分目前被普遍的用于脂溢性脱发的治疗,但对于其他类型的脱发效果尚不明显。


  米诺地尔是一种外用的药物成分,这种成分通过涂抹于皮肤(主要是头皮)表面,作用于血管平滑肌,舒张小动脉,降低外周阻力,从而使血压下降,血液供给通畅,因此可以让生长头发的毛囊重新汲取营养,进而恢复活力重新长出头发。


  “事实上,有时候止脱后,头发自己会长出,所以不用生发;有时候急需要生发,还需要先止脱才行,不然长出的头发还会脱落。”上述皮肤科主任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孙丽蕴还特别提醒,在使用中药治疗脱发时,需要辨证论治,不然后果很严重。


  2015年12月,罹患“药物性肝衰竭”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研究生崔飞,夺命的罪魁祸首是其治脱发中药何首乌。崔飞只是想治愈脱发,以更好的形象找份好工作。


  千亿植发市场


  孙丽蕴认为,随着技术成熟,药物治疗之外植发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一需求与日俱增。


  不过,在不少人印象里,植发业是在电线杆、报纸中缝,乃至在浏览器弹窗、社交工具对话框里弹出的小诊所、小广告。甚至,很大一部分认知停留在游医形象。


  植发技术诞生于偶然。1939年,日本医生奥田(Okuda)在给烧伤伤员做皮肤移植手术时意外发现,用后脑勺带毛囊的皮肤做移植,竟然会在移植部位长出新头发。这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发现,宣告了Punch植发术的诞生。不过,这种技术不仅创伤大,还会有偏头疼后遗症。


  后续技术得到改进,2002年,人类脱发大救星、美国博士拉斯曼(Rassman)创造性提出了“毛囊单位抽取术”(Follicular Unit Extraction),即现在的“FUE植发术”。


  张汉于2017年10月种植了3300个单位的毛囊,对于这个“手术”,他谈起来很轻松。“做移植之前,是有点紧张。但为我‘操刀’的医生比较有经验,微针取毛囊,一个个取,然后一个个种,花了8个小时,取发4个小时,隔间20分钟后,再种发4个小时。”


  张汉回忆,整个过程就是打麻药时难受一点,取发种发之前分别打一次,部位不相同,其他都没问题,也基本没出血。“每次打麻药是一针一针扎,扎一圈,大约40-50针,后续麻醉起作用了,扎针也并不太难受了。麻醉好了后面植发一根根取就舒服了,一个手术下来我扎了七千多针。”


  现在,张汉的头皮上没有任何疤痕。不过,他说在发际还有1厘米的位置,种植一直没有成功,对整体影响不大。孙丽蕴解释,植发也跟种地一样,需要有合适的土壤,土壤太过贫瘠,谷物也无法正常生长。


  一位植发机构的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种植头发需要先检测毛囊情况,后续再考虑是否治疗。“植发是按照需要种植的毛囊单位和技术来收费。针对不同的脱发类型,有不同的植发技术,单位价格在10-20元不等。”


  市场调研公司 Market Research Future 发布的《全球植发市场报告》显示,预计到 2023 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 238.8 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年复合增速将达到 24%。


  中信产业基金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植发行业增速迅猛,需求明确:2015年中国医美行业市场规模870亿,预计到2021年市场规模达到3687亿元,其中中国植发行业增速最为迅猛,2016-2021年的年复合增长率30.3%;中国男性脱发率达到23.5%,全球排名21位。


  为此,中信产业基金在2017年9月份投资了国内一家连锁植发机构,他们的投资逻辑是:“植发需求明显,基数低,因此成长性大;目前行业分散,中小型植发机构多,未来大型连锁专业植发机构收购整合行业趋势明显;行业有一定壁垒,医疗牌照随着行业越来越规范,未来可进入的新企业,越来越不容易。”


  不过,植发行业目前存在乱象,如有的机构先压低移植毛囊的单体价格,让患者心动入局;然后术后虚报移植毛囊数量。对此,从业十几年的雍禾植发总裁兼CEO张玉认为:“植发行业缺乏的既不是市场空间,也不是技术,而是规范与诚信。”

发表于 2018-03-14 12:15:38
用黑黑乳洗发润发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东方财富网

  脱发已经从中老年群体,迅速蔓延到90后等年轻人,并且男女均有,植发生意也因此从一个小众市场走向大众。

  今年春节,90后刘静,除了开始增添被逼婚的烦恼外,还有一个更心烦的事情:他开始脱发了,发际线直线退后,脑勺后面还出现了一个“斑秃”,这些变化让他不愿意出门,见亲朋好友的时候戴着一个鸭舌帽,拉低帽沿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待着。

  不知不觉中,脱发不再是中老年男性的事情,年轻人、女性等均有脱发或脱发趋势,脱发人群的年龄下沉速度出乎意料的惊人。

  阿里健康发布的《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披露了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90后甩掉“祖国花朵”称号,以36.1%的份额勇夺脱发“亚军”,几乎逼平“冠军”80后(38.5%)。

  白皮书还显示:广东、浙江、江苏成为植发、护发产品需求量三甲地区;每年的8-11月,“脱发”一词的搜索热度便明显蹿升,并且“高富帅”、“吃货”、“潮人”,是脱发人群的主体标签。

  据统计,目前中国有近2亿脱发人群,这一烦恼将植发这个曾经的小众市场,催生成一个不可小觑的大市场。有数据预计,到2023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238.8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年复合增速将达到24%。

  2亿脱发人

  刘静今年27岁,正值青春年华,但原本头顶茂密的森林正在变得稀松,他想在森林彻底裸露之前找到解决办法。春节后,他开始了“攻略”突围:各种防脱发洗护产品、中医西医各种药、甚至在找各种植发机构进行咨询……

  不秃的人生是相似的,秃头的人生各有各的秃法儿,40多岁的张年鹤现在事业有成,他拥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但他却因为多处斑秃而遭遇尴尬。有一次张年鹤带着团队与客户一起实地考察,结果他的假发被大风吹掉,积攒多年的儒雅形象瞬间被毁。

  事实上,他每次都很用心地打理自己的假发,戴上时也很仔细,尽量避免违和感。“我会经常很小心地摸摸头发,间隔一段时间就去照镜子看看,就是不希望尴尬的事情出现。”张年鹤表示。

  斑秃是一种突然出现的局部脱发,民间称为“鬼剃头”。大部分患者的头皮上突然出现圆形或椭圆形、直径数目不等、边界清楚的脱发区,严重者数目增多,互相整合成不规则的斑片,甚至全秃(头发全部脱失)、普秃(头发连同眉毛、睫毛、腋毛等全部脱失)。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孙丽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脱发有多个原因,包括脂溢性脱发,主要因为人体雄性激素分泌过剩;精神性脱发,人的神经长期处于紧张或者亢奋状态;营养性脱发,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状态,或者体质较差,气血供氧不足;物理性脱发,如头皮上受伤,导致头皮局部不再长出头发;化学性脱发,如使用了劣质或者危险的染发洗发护发产品;病理性脱发,患有严重的毛囊炎、白化病等。

  其中,脂溢性脱发是目前最为常见的脱发,男女都有出现可能,具体症状进程大致为,先从两侧额头开始,导致发际线后退,同时头顶位置出现脱发,最终导致从前额到头顶头发完全脱落。

  在阿里零售平台上,植发、护发产品的搜索热度,在一年中会呈现规律性变化:每年3月出现全年中第一个小高潮,接着从8月份开始,“脱发”一词的搜索热度就会出现明显上涨趋势,一直持续到11月份。

  目前,广东、浙江、江苏三地是植发、护发相关商品需求量最大的前三位省份,其后为,山东、上海、河南、北京、湖北、四川和湖南。

  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脱发人口近2亿人。摆在刘静、张年鹤们面前的问题很严峻,如何防脱?

  孙丽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防治脱发需要从多方面入手,如营养均衡,补充维生素和补充剂,多吃黑芝麻等食品;使用有生发成分的洗护产品,但仍需大量样本研究证明;少染发、烫发,按摩百会穴、多梳发等。

  “西医方面,分内服外用药物,如非那雄胺,主要是一种口服药物的成分,米诺地尔主要是一种外用的药物成分。非那雄胺女性不能口服;米诺地尔男女均可以使用。”孙丽蕴指出,这两种是西药常规使用的药物。

  北京某三甲医院皮肤科主任进一步补充,非那雄胺的主要原理是,通过减少或者避免激素对头发毛囊细胞的影响,而发挥作用,这种成分目前被普遍的用于脂溢性脱发的治疗,但对于其他类型的脱发效果尚不明显。

  米诺地尔是一种外用的药物成分,这种成分通过涂抹于皮肤(主要是头皮)表面,作用于血管平滑肌,舒张小动脉,降低外周阻力,从而使血压下降,血液供给通畅,因此可以让生长头发的毛囊重新汲取营养,进而恢复活力重新长出头发。

  “事实上,有时候止脱后,头发自己会长出,所以不用生发;有时候急需要生发,还需要先止脱才行,不然长出的头发还会脱落。”上述皮肤科主任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孙丽蕴还特别提醒,在使用中药治疗脱发时,需要辨证论治,不然后果很严重。

  2015年12月,罹患“药物性肝衰竭”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研究生崔飞,夺命的罪魁祸首是其治脱发中药何首乌。崔飞只是想治愈脱发,以更好的形象找份好工作。

  千亿植发市场

  孙丽蕴认为,随着技术成熟,药物治疗之外植发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一需求与日俱增。

  不过,在不少人印象里,植发业是在电线杆、报纸中缝,乃至在浏览器弹窗、社交工具对话框里弹出的小诊所、小广告。甚至,很大一部分认知停留在游医形象。

  植发技术诞生于偶然。1939年,日本医生奥田(Okuda)在给烧伤伤员做皮肤移植手术时意外发现,用后脑勺带毛囊的皮肤做移植,竟然会在移植部位长出新头发。这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发现,宣告了Punch植发术的诞生。不过,这种技术不仅创伤大,还会有偏头疼后遗症。

  后续技术得到改进,2002年,人类脱发大救星、美国博士拉斯曼(Rassman)创造性提出了“毛囊单位抽取术”(Follicular Unit Extraction),即现在的“FUE植发术”。

  张汉于2017年10月种植了3300个单位的毛囊,对于这个“手术”,他谈起来很轻松。“做移植之前,是有点紧张。但为我‘操刀’的医生比较有经验,微针取毛囊,一个个取,然后一个个种,花了8个小时,取发4个小时,隔间20分钟后,再种发4个小时。”

  张汉回忆,整个过程就是打麻药时难受一点,取发种发之前分别打一次,部位不相同,其他都没问题,也基本没出血。“每次打麻药是一针一针扎,扎一圈,大约40-50针,后续麻醉起作用了,扎针也并不太难受了。麻醉好了后面植发一根根取就舒服了,一个手术下来我扎了七千多针。”

  现在,张汉的头皮上没有任何疤痕。不过,他说在发际还有1厘米的位置,种植一直没有成功,对整体影响不大。孙丽蕴解释,植发也跟种地一样,需要有合适的土壤,土壤太过贫瘠,谷物也无法正常生长。

  一位植发机构的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种植头发需要先检测毛囊情况,后续再考虑是否治疗。“植发是按照需要种植的毛囊单位和技术来收费。针对不同的脱发类型,有不同的植发技术,单位价格在10-20元不等。”

  市场调研公司 Market Research Future 发布的《全球植发市场报告》显示,预计到 2023 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 238.8 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年复合增速将达到 24%。

  中信产业基金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植发行业增速迅猛,需求明确:2015年中国医美行业市场规模870亿,预计到2021年市场规模达到3687亿元,其中中国植发行业增速最为迅猛,2016-2021年的年复合增长率30.3%;中国男性脱发率达到23.5%,全球排名21位。

  为此,中信产业基金在2017年9月份投资了国内一家连锁植发机构,他们的投资逻辑是:“植发需求明显,基数低,因此成长性大;目前行业分散,中小型植发机构多,未来大型连锁专业植发机构收购整合行业趋势明显;行业有一定壁垒,医疗牌照随着行业越来越规范,未来可进入的新企业,越来越不容易。”

  不过,植发行业目前存在乱象,如有的机构先压低移植毛囊的单体价格,让患者心动入局;然后术后虚报移植毛囊数量。对此,从业十几年的雍禾植发总裁兼CEO张玉认为:“植发行业缺乏的既不是市场空间,也不是技术,而是规范与诚信。”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