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股吧
  • 搜内容
  • 搜作者
  • 搜话题
热门:京东方A吧 格力电器吧 赣锋锂业吧
财经评论吧
发表于 2017-12-21 15:27:06 股吧网页版
青铜器或再当藏界“老大”
来源:上海金融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众所周知,中国青铜器历来是世界公认的顶级艺术品。民国时期,能玩青铜器的都是一些实力雄厚的大收藏家,如潘达于、叶公绰、李文卿、马长生等。那么,青铜器为何有如此魅力,它的市场前景如何,笔者作如下分析。


  历史悠久形制多样


  青铜器是用红铜、锡、铅的合金铸造而成,也是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之一,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而且还有欣赏价值。青铜器历史悠久,早在夏朝时期就制作出了很复杂的青铜器,如酒器爵、食器鼎以及青铜工具、兵器和乐器等。到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中国青铜器制作达到了鼎盛时期,器物的形制和纹饰可谓五花八门。那时青铜器只是上层贵族享用物品,一般平民百姓无法享受。直到公元前3世纪,青铜器不再为少数人专用,而成为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用品。


  市场稀见价格低估


  在艺术品市场上,青铜器一直是投资领域的“龙头老大”,且很早就已经确定。宋代《宣和殿博古图》曾记载:“故有得一器其直为钱数十万,后动至百万不翅者。”青铜器的投资回报率一直很高。民国时期的北京琉璃厂,那些发大财的古董商,不少是以“吃金石”居多,当时,一件周代铜鼎可换一大堆清朝康雍乾官窑瓷器。


  上世纪90年代国内兴起艺术品拍卖后,由于受到法规政策等外界因素制约,市场上很少见到青铜器,如果有拍卖的话,也只是个别现象。如1995年上海朵云轩曾上拍一件商代青铜夔纹觚,估价50万至60万元,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成交价仅为75万元。


  2001年,纽约佳士得推出一件西周青铜酒器——“皿天全”方罍器,存世量很少,特别是硕大的器型更在市场上罕见。这一酒器上拍时,受到了世界各地藏家的热烈追捧,最后被一法国私人藏家以924.6万美元收入囊中,此价创出当年亚洲艺术品拍卖的天价。该纪录诞生后,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各大媒体也纷纷予以报道。遗憾的是,该拍卖纪录一直保持到2017年,换言之,整整16年未被打破,在这期间,书画、瓷器等拍卖纪录屡屡被刷新。因此,有专家认为,从宋代正式开启的古董收藏,一直被列为头号藏品的青铜器,却在20多年中忽然“不值钱”了。比如,2006年一件青铜爵只卖到10万元,带铭文的15万元,如果有花纹,也就是20万元左右。


  异军突起重现升势


  2017年,青铜器终于重现曙光,先是纽约苏富比传来喜讯,一件由美国纽约一家艺术馆提供的“商代青铜酒器青铜鸮纹方斝”以810.4万美元成交,创下青铜器全球拍卖第二高价。之后,纽约佳士得又捷报频传,一件“商晚期安阳青铜饕餮纹方尊”以3720.7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2.57亿元;“商晚期安阳青铜饕餮纹瓿”和“商晚期青铜羊觥”同时分别以2712.75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1.87亿元。


  在国内拍卖市场上,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推出了“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这是南宋唯一存世的宫廷旧藏青铜器,上拍后受到众多藏家追捧,最终以高达2.12亿元成交,轰动全球。


  实际上,青铜器拍卖在2016年就出现启动迹象。如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曾推出叶恭绰旧藏“清晚期周毛公鼎六名家题跋本”,上拍后以1138.5万元人民币成交。尽管2017年青铜器亿元拍价频现,但笔者以为,青铜器价格仍没有到位,随着国内藏家越来越成熟,对青铜器价值也会有新的认识,也许不久的将来,青铜器或重新坐上藏界“老大”的宝座。

发表于 2017-12-21 17:01:20
比来看,基本上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来源:上海金融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众所周知,中国青铜器历来是世界公认的顶级艺术品。民国时期,能玩青铜器的都是一些实力雄厚的大收藏家,如潘达于、叶公绰、李文卿、马长生等。那么,青铜器为何有如此魅力,它的市场前景如何,笔者作如下分析。

  历史悠久形制多样

  青铜器是用红铜、锡、铅的合金铸造而成,也是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之一,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而且还有欣赏价值。青铜器历史悠久,早在夏朝时期就制作出了很复杂的青铜器,如酒器爵、食器鼎以及青铜工具、兵器和乐器等。到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中国青铜器制作达到了鼎盛时期,器物的形制和纹饰可谓五花八门。那时青铜器只是上层贵族享用物品,一般平民百姓无法享受。直到公元前3世纪,青铜器不再为少数人专用,而成为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用品。

  市场稀见价格低估

  在艺术品市场上,青铜器一直是投资领域的“龙头老大”,且很早就已经确定。宋代《宣和殿博古图》曾记载:“故有得一器其直为钱数十万,后动至百万不翅者。”青铜器的投资回报率一直很高。民国时期的北京琉璃厂,那些发大财的古董商,不少是以“吃金石”居多,当时,一件周代铜鼎可换一大堆清朝康雍乾官窑瓷器。

  上世纪90年代国内兴起艺术品拍卖后,由于受到法规政策等外界因素制约,市场上很少见到青铜器,如果有拍卖的话,也只是个别现象。如1995年上海朵云轩曾上拍一件商代青铜夔纹觚,估价50万至60万元,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成交价仅为75万元。

  2001年,纽约佳士得推出一件西周青铜酒器——“皿天全”方罍器,存世量很少,特别是硕大的器型更在市场上罕见。这一酒器上拍时,受到了世界各地藏家的热烈追捧,最后被一法国私人藏家以924.6万美元收入囊中,此价创出当年亚洲艺术品拍卖的天价。该纪录诞生后,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各大媒体也纷纷予以报道。遗憾的是,该拍卖纪录一直保持到2017年,换言之,整整16年未被打破,在这期间,书画、瓷器等拍卖纪录屡屡被刷新。因此,有专家认为,从宋代正式开启的古董收藏,一直被列为头号藏品的青铜器,却在20多年中忽然“不值钱”了。比如,2006年一件青铜爵只卖到10万元,带铭文的15万元,如果有花纹,也就是20万元左右。

  异军突起重现升势

  2017年,青铜器终于重现曙光,先是纽约苏富比传来喜讯,一件由美国纽约一家艺术馆提供的“商代青铜酒器青铜鸮纹方斝”以810.4万美元成交,创下青铜器全球拍卖第二高价。之后,纽约佳士得又捷报频传,一件“商晚期安阳青铜饕餮纹方尊”以3720.7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2.57亿元;“商晚期安阳青铜饕餮纹瓿”和“商晚期青铜羊觥”同时分别以2712.75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1.87亿元。

  在国内拍卖市场上,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推出了“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这是南宋唯一存世的宫廷旧藏青铜器,上拍后受到众多藏家追捧,最终以高达2.12亿元成交,轰动全球。

  实际上,青铜器拍卖在2016年就出现启动迹象。如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曾推出叶恭绰旧藏“清晚期周毛公鼎六名家题跋本”,上拍后以1138.5万元人民币成交。尽管2017年青铜器亿元拍价频现,但笔者以为,青铜器价格仍没有到位,随着国内藏家越来越成熟,对青铜器价值也会有新的认识,也许不久的将来,青铜器或重新坐上藏界“老大”的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