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股吧
  • 搜内容
  • 搜作者
  • 搜话题
热门:京东方A吧 沧州大化吧 永辉超市吧
财经评论吧
发表于 2017-12-08 00:03:56 股吧网页版
页岩油或不会让多头梦魇成真 但真正隐患已露冰山一角
来源:中金网 编辑:东方财富网

  随着欧佩克延长减产“靴子落地”,油价并没因此大幅攀升,这意味着市场仍保持谨慎的态度,松了一口气的原油多头开始担忧页岩油会大量增产。不过,市场传出另一种声音:页岩油不会如预期般大幅增产,而油市真正的隐患恐怕会是它俩……


  页岩油或从“不惜一切疯狂增产”转变为“稳守利润”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除了哈维、艾尔玛等飓风之外,基本上没什么因素能够阻挡页岩油的生产。虽然欧佩克视页岩油为眼中钉,但无论是沙特此前的增产策略,抑或是欧佩克今年的减产大计,都未能扼杀页岩油的增产势头。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周度报告,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已经连续7周录得增长,页岩油增产势头可谓一往无前。


  然而,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无比强大的页岩油也有软肋,那就是页岩油生产商的“米饭班主”——投资者。《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奥斯隆(Bradley Olson)指出,随着今年油价回暖,页岩油生产商疯狂增产并获取巨额回报。不过,页岩油生产商将所获的大部分现金用于新的勘测和生产,这导致页岩油企业的自由现金流减少。而目前,股票持有者正在阻止页岩油疯狂勘测和生产。


  资产管理公司Neuberger Berman Group持有页岩油企业股票,该公司首席能源分析师赫特曼(Todd Heltman)表示,投资者希望页岩油生产商将更多的自由现金流用于发放股息,或者是偿还银行贷款,而非投入新的勘测和生产。


  赫特曼称:“尽管油价回升,但页岩油勘测和生产企业的股价走势毫无起色。许多投资者已经警告页岩油企业,希望它们不要随意增加产量,从而提高整个行业的自律性。”


  事实上,从页岩油行业的融资情况来看,投资者的失望情绪也一览无遗。如下图所示,尽管油价在2017年有所攀升,但页岩油企业从银行获得的贷款总额并没大幅增加,目前仍处于200亿美元下方。另外,页岩油2016年从股市融资343亿美元。相比较而言,2017年前三个季度,页岩油仅从股市融资57亿美元。


  彭博分析师辛克尔(Jason Schenker)也指出,页岩油生产步伐可能不如市场预期般迅猛。原油期货目前出现远期贴水的现象,意味着远期油价低于当前的水平,同时反映出页岩油生产商进行了疯狂的对冲。


  能源研究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上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受访的33家页岩油生产商对2018年原油生产的对冲量合计为89.7万桶/日,较第二季度的对冲量暴增147%,而多数生产商对2018年原油生产的对冲价格是50-60美元/桶。


  辛克尔称:“不少分析师认为,页岩油生产商正在进行疯狂对冲,暗示着其生产步伐或将在明年提速。不过,这还有另一种可能性:生产商对冲原油生产,有可能只是防止油价崩跌,若2018年油价维持稳定,它们可能不会履行看跌期权交易,这意味着届时不会有大批原油涌入油市。”


  而彭博周一援引三家规模最大的页岩油生产商高管称,它们接下来不会因为欧佩克延迟减产而加快原油开采步伐。先锋自然资源、欧芹能源和新域勘测公司均表示,它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严格控制支出,并且增加自由现金流,以期向投资者返利。


  欧佩克其中一个心腹大患:海上原油生产


  曾几何时,海上原油生产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国际油企一度把生产矛头瞄准北海、阿拉斯加海上原油。不过,随着美国页岩油的崛起,近几年来资金纷纷流向美国页岩油陆上生产。尽管如此,海上原油开采并未完全被淘汰,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 ASA)上周二宣布,该公司计划开发挪威北部海域的Johan Castberg油田。


  虽然市场普遍认为海上原油开采成本比陆上原油高昂,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表示,即使油价跌至35美元/桶下方,Johan Castberg海上原油生产将依然有利可图。这家原油生产巨头指出,Johan Castberg油田的开发成本预计为490亿挪威克朗(约59亿美元),即13-19美元/桶原油当量。


  事实上,海上原油生产的辉煌岁月早已逝去,自2014年油市崩盘以来,全球海上原油产量大幅下降。不过,随着油价在今年有所复苏,海上原油项目的获批数量正在逐步增加。能源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全球范围内共有22个海上原油项目获批,而2016年全年仅仅为11个。


  彭博分析师丹宁(Liam Denning)指出,当前海上原油生产仅仅初步显露复苏的迹象。并且,与欧佩克或页岩油相比,海上原油产量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不过,从全球原油供需变化的角度看,欧佩克及非欧佩克盟国的计划减产规模为180万桶/日,如果2018年海上原油产量增加100万桶/日,便将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欧佩克的减产效果,从而影响油价的长期走势。


  油市真正的隐形炸弹很有可能是它


  花旗银行在报告中指出,随着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对工业生产原料维持强劲的需求,2018年原油价格有望持续回暖,并有可能延续至2019年。如下图所示,由于原油、棉花、天然气和工业金属等大宗商品出现供应减少、需求增加的迹象,这些工业制造原料价格普遍攀升。受此影响,彭博大宗商品指数自今年第二季度以来上涨10%。


  不过,花旗银行分析师莫尔斯(Ed Morse)表示,2018影响原油走势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是中国的需求。莫尔斯指出,中国正在把工业生产重心从速度转向质量,因此2018年的工业原油需求可能不如过往般强劲,而全球其它国家的原油需求增长料难以填补这个潜在的空缺。

发表于 2017-12-08 04:24:24
向下突破
发表于 2017-12-08 04:58:57
跌的主要推手,今日地位强势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来源:中金网 编辑:东方财富网

  随着欧佩克延长减产“靴子落地”,油价并没因此大幅攀升,这意味着市场仍保持谨慎的态度,松了一口气的原油多头开始担忧页岩油会大量增产。不过,市场传出另一种声音:页岩油不会如预期般大幅增产,而油市真正的隐患恐怕会是它俩……

  页岩油或从“不惜一切疯狂增产”转变为“稳守利润”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除了哈维、艾尔玛等飓风之外,基本上没什么因素能够阻挡页岩油的生产。虽然欧佩克视页岩油为眼中钉,但无论是沙特此前的增产策略,抑或是欧佩克今年的减产大计,都未能扼杀页岩油的增产势头。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周度报告,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已经连续7周录得增长,页岩油增产势头可谓一往无前。

  然而,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无比强大的页岩油也有软肋,那就是页岩油生产商的“米饭班主”——投资者。《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奥斯隆(Bradley Olson)指出,随着今年油价回暖,页岩油生产商疯狂增产并获取巨额回报。不过,页岩油生产商将所获的大部分现金用于新的勘测和生产,这导致页岩油企业的自由现金流减少。而目前,股票持有者正在阻止页岩油疯狂勘测和生产。

  资产管理公司Neuberger Berman Group持有页岩油企业股票,该公司首席能源分析师赫特曼(Todd Heltman)表示,投资者希望页岩油生产商将更多的自由现金流用于发放股息,或者是偿还银行贷款,而非投入新的勘测和生产。

  赫特曼称:“尽管油价回升,但页岩油勘测和生产企业的股价走势毫无起色。许多投资者已经警告页岩油企业,希望它们不要随意增加产量,从而提高整个行业的自律性。”

  事实上,从页岩油行业的融资情况来看,投资者的失望情绪也一览无遗。如下图所示,尽管油价在2017年有所攀升,但页岩油企业从银行获得的贷款总额并没大幅增加,目前仍处于200亿美元下方。另外,页岩油2016年从股市融资343亿美元。相比较而言,2017年前三个季度,页岩油仅从股市融资57亿美元。

  彭博分析师辛克尔(Jason Schenker)也指出,页岩油生产步伐可能不如市场预期般迅猛。原油期货目前出现远期贴水的现象,意味着远期油价低于当前的水平,同时反映出页岩油生产商进行了疯狂的对冲。

  能源研究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上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受访的33家页岩油生产商对2018年原油生产的对冲量合计为89.7万桶/日,较第二季度的对冲量暴增147%,而多数生产商对2018年原油生产的对冲价格是50-60美元/桶。

  辛克尔称:“不少分析师认为,页岩油生产商正在进行疯狂对冲,暗示着其生产步伐或将在明年提速。不过,这还有另一种可能性:生产商对冲原油生产,有可能只是防止油价崩跌,若2018年油价维持稳定,它们可能不会履行看跌期权交易,这意味着届时不会有大批原油涌入油市。”

  而彭博周一援引三家规模最大的页岩油生产商高管称,它们接下来不会因为欧佩克延迟减产而加快原油开采步伐。先锋自然资源、欧芹能源和新域勘测公司均表示,它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严格控制支出,并且增加自由现金流,以期向投资者返利。

  欧佩克其中一个心腹大患:海上原油生产

  曾几何时,海上原油生产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国际油企一度把生产矛头瞄准北海、阿拉斯加海上原油。不过,随着美国页岩油的崛起,近几年来资金纷纷流向美国页岩油陆上生产。尽管如此,海上原油开采并未完全被淘汰,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 ASA)上周二宣布,该公司计划开发挪威北部海域的Johan Castberg油田。

  虽然市场普遍认为海上原油开采成本比陆上原油高昂,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表示,即使油价跌至35美元/桶下方,Johan Castberg海上原油生产将依然有利可图。这家原油生产巨头指出,Johan Castberg油田的开发成本预计为490亿挪威克朗(约59亿美元),即13-19美元/桶原油当量。

  事实上,海上原油生产的辉煌岁月早已逝去,自2014年油市崩盘以来,全球海上原油产量大幅下降。不过,随着油价在今年有所复苏,海上原油项目的获批数量正在逐步增加。能源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全球范围内共有22个海上原油项目获批,而2016年全年仅仅为11个。

  彭博分析师丹宁(Liam Denning)指出,当前海上原油生产仅仅初步显露复苏的迹象。并且,与欧佩克或页岩油相比,海上原油产量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不过,从全球原油供需变化的角度看,欧佩克及非欧佩克盟国的计划减产规模为180万桶/日,如果2018年海上原油产量增加100万桶/日,便将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欧佩克的减产效果,从而影响油价的长期走势。

  油市真正的隐形炸弹很有可能是它

  花旗银行在报告中指出,随着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对工业生产原料维持强劲的需求,2018年原油价格有望持续回暖,并有可能延续至2019年。如下图所示,由于原油、棉花、天然气和工业金属等大宗商品出现供应减少、需求增加的迹象,这些工业制造原料价格普遍攀升。受此影响,彭博大宗商品指数自今年第二季度以来上涨10%。

  不过,花旗银行分析师莫尔斯(Ed Morse)表示,2018影响原油走势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是中国的需求。莫尔斯指出,中国正在把工业生产重心从速度转向质量,因此2018年的工业原油需求可能不如过往般强劲,而全球其它国家的原油需求增长料难以填补这个潜在的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