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股吧
  • 搜内容
  • 搜作者
  • 搜话题
热门:京东方A吧 贵州茅台吧 乐视网吧
财经评论吧
发表于 2017-02-06 01:51:33 股吧网页版
周浩:央行出手挤泡沫 终结货币宽松?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东方财富网

  笔者读硕士的时候,导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澳大利亚老头,他曾经在IMF工作,参与过亚洲金融危机等若干重大国际金融事件的处理。我们经常在他的办公室聊天,其中的一个话题几乎每次都会聊起,但却又没有答案——央行是否应该向资产泡沫开炮?

  按照传统经济学的理论,央行需要关注的是核心通胀率和就业指标,并按照所谓的“泰勒法则”进行货币政策的操作。而“泰勒法则”中的两大关键变量就是通胀和就业。

  直到几天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还用了大量的篇幅来讨论“泰勒法则”。这样的一种讨论,似乎带有某种学究气,因为在现实世界中,央行已经很少真正按照“泰勒法则”来制定货币政策了。“量化宽松”政策被推行之后,“泰勒法则”已经被束之高阁。

  其实,可能所有的央行官员都想重新拾起“泰勒法则”,因为这样会让他们的生活变得简单一些,也会让他们更像一个体面的经济学家。

  但现实中,我们却看到了一次一次类似的景象:央行不得不出手抑制资产泡沫,但又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到底什么是泡沫?如何才能有效地抑制泡沫?

  中国央行在春节前后的若干次“加息”,成为了新历史背景下的一次“去泡沫”的勇敢尝试。

  本来,中国已经面临资本流出的压力,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已经在紧缩,但央行仍然上调多个关键期限的市场利率,还是不得不让人心生一定的疑虑。

  回到传统经济学上来看,目前央行不具备全面加息的基础。这是因为尽管PPI出现明显的上行,但CPI通胀率仍然在低位运行,这似乎更像是一个“供给冲击”:即因为去产能导致了某些原材料产量下降,从而带来了上游产品价格的上升。但这样的冲击理论上不会持续太久,CPI处于低位,表明需求并不旺盛,在一定的时期之后,供给与需求会重新达到新的平衡,PPI也会逐渐回到低位。

  央行的出手,似乎并非完全从这些经济指标本身考虑。

  “加息”之说本身就带有一定的疑问——这次“加息”其实是在银行间市场进行,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对存贷款利率进行调整。那么问题就来了,谁在依赖银行间市场的资金呢?

  答案很无厘头,依赖银行间市场资金的,是银行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我们从一些指标可以看出端倪。

  首先,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总资产扩张步伐从2015年开始特别迅速,与M2之间的“剪刀差”也开始扩张。

  简单来看,M2一般指所有的存款,但银行业总资产扩张速度超过M2,代表着商业银行的资产扩张并非完全根据其存款速度进行。

  资产与负债必须是匹配的,换句话说,商业银行的资产扩张是通过获取其他资金来进行的。这些资金主要来源于同业市场,而最终的水池是银行间市场。更有意思的是,在银行间市场上拆入资金,事实上可以起到“加杠杆”的效果。

  假设一下,如果商业银行传统上只根据自身的存款进行扩张,并没有一个共同的资金市场,那么其资产扩张就是根据其存款总量来进行。如果大家所有人都把钱拿出来,放在一个池子里,那么资金的使用效率就会提高,这跟“滴滴”打车的道理是一样的。

  而如果央行意图维持资金成本,承诺资金成本超过一个水平,就会向池子里面注水,那么大家会越来越依赖池子里的水,也会按照央行承诺的资金成本来推广业务,最终也造成资金需求的增加。

  举个例子,如果“专车”承诺假如高峰期的“小费”超过10元钱由“专车”承担,那么乘客的乘车需求就会增加——本来要坐地铁的人,也有一部分考虑转用“专车”,这可能会最终导致车辆供不应求,有钱也打不到车。

  通过统计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剪刀口”在2011年~2012年也出现过,最终的“收窄”是因为2013年的“钱紧”。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眼下的这次“加息”,其实背景与2013年的“钱紧”相似,只是央行吸取了当年的教训。与其快速“去杠杆”导致市场出现崩盘迹象,最终不得不出手相救,还不如通过脉冲式渐次收紧的方法,通过“煎熬”的方式让市场缓慢地“去杠杆”。

  到底是哪一类金融机构在更加快速地扩张呢?相对于大型商业银行来说,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的扩张更快。

  那么谁是这些资金的最终用户呢?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是非银行类金融机构、近些年快速扩张的各种金融公司、各种不计成本“拼补贴”的O2O公司、“首付贷”等等。我们每个人都不自觉地把泡沫又吹得更大了一点,同时也指责别人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从过去的若干次经验来看,简单的“去杠杆”有可能带来类似金融危机的风险,导致央行不得不出手相救,此后杠杆也会越来越高。而此次央行调整银行间市场利率,有可能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东方财富网

  笔者读硕士的时候,导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澳大利亚老头,他曾经在IMF工作,参与过亚洲金融危机等若干重大国际金融事件的处理。我们经常在他的办公室聊天,其中的一个话题几乎每次都会聊起,但却又没有答案——央行是否应该向资产泡沫开炮?

  按照传统经济学的理论,央行需要关注的是核心通胀率和就业指标,并按照所谓的“泰勒法则”进行货币政策的操作。而“泰勒法则”中的两大关键变量就是通胀和就业。

  直到几天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还用了大量的篇幅来讨论“泰勒法则”。这样的一种讨论,似乎带有某种学究气,因为在现实世界中,央行已经很少真正按照“泰勒法则”来制定货币政策了。“量化宽松”政策被推行之后,“泰勒法则”已经被束之高阁。

  其实,可能所有的央行官员都想重新拾起“泰勒法则”,因为这样会让他们的生活变得简单一些,也会让他们更像一个体面的经济学家。

  但现实中,我们却看到了一次一次类似的景象:央行不得不出手抑制资产泡沫,但又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到底什么是泡沫?如何才能有效地抑制泡沫?

  中国央行在春节前后的若干次“加息”,成为了新历史背景下的一次“去泡沫”的勇敢尝试。

  本来,中国已经面临资本流出的压力,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已经在紧缩,但央行仍然上调多个关键期限的市场利率,还是不得不让人心生一定的疑虑。

  回到传统经济学上来看,目前央行不具备全面加息的基础。这是因为尽管PPI出现明显的上行,但CPI通胀率仍然在低位运行,这似乎更像是一个“供给冲击”:即因为去产能导致了某些原材料产量下降,从而带来了上游产品价格的上升。但这样的冲击理论上不会持续太久,CPI处于低位,表明需求并不旺盛,在一定的时期之后,供给与需求会重新达到新的平衡,PPI也会逐渐回到低位。

  央行的出手,似乎并非完全从这些经济指标本身考虑。

  “加息”之说本身就带有一定的疑问——这次“加息”其实是在银行间市场进行,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对存贷款利率进行调整。那么问题就来了,谁在依赖银行间市场的资金呢?

  答案很无厘头,依赖银行间市场资金的,是银行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我们从一些指标可以看出端倪。

  首先,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总资产扩张步伐从2015年开始特别迅速,与M2之间的“剪刀差”也开始扩张。

  简单来看,M2一般指所有的存款,但银行业总资产扩张速度超过M2,代表着商业银行的资产扩张并非完全根据其存款速度进行。

  资产与负债必须是匹配的,换句话说,商业银行的资产扩张是通过获取其他资金来进行的。这些资金主要来源于同业市场,而最终的水池是银行间市场。更有意思的是,在银行间市场上拆入资金,事实上可以起到“加杠杆”的效果。

  假设一下,如果商业银行传统上只根据自身的存款进行扩张,并没有一个共同的资金市场,那么其资产扩张就是根据其存款总量来进行。如果大家所有人都把钱拿出来,放在一个池子里,那么资金的使用效率就会提高,这跟“滴滴”打车的道理是一样的。

  而如果央行意图维持资金成本,承诺资金成本超过一个水平,就会向池子里面注水,那么大家会越来越依赖池子里的水,也会按照央行承诺的资金成本来推广业务,最终也造成资金需求的增加。

  举个例子,如果“专车”承诺假如高峰期的“小费”超过10元钱由“专车”承担,那么乘客的乘车需求就会增加——本来要坐地铁的人,也有一部分考虑转用“专车”,这可能会最终导致车辆供不应求,有钱也打不到车。

  通过统计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剪刀口”在2011年~2012年也出现过,最终的“收窄”是因为2013年的“钱紧”。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眼下的这次“加息”,其实背景与2013年的“钱紧”相似,只是央行吸取了当年的教训。与其快速“去杠杆”导致市场出现崩盘迹象,最终不得不出手相救,还不如通过脉冲式渐次收紧的方法,通过“煎熬”的方式让市场缓慢地“去杠杆”。

  到底是哪一类金融机构在更加快速地扩张呢?相对于大型商业银行来说,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的扩张更快。

  那么谁是这些资金的最终用户呢?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是非银行类金融机构、近些年快速扩张的各种金融公司、各种不计成本“拼补贴”的O2O公司、“首付贷”等等。我们每个人都不自觉地把泡沫又吹得更大了一点,同时也指责别人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从过去的若干次经验来看,简单的“去杠杆”有可能带来类似金融危机的风险,导致央行不得不出手相救,此后杠杆也会越来越高。而此次央行调整银行间市场利率,有可能迈出了正确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