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乐视网吧 中弘股份吧 中兴通讯吧
*ST华泽吧
发表于 2017-10-04 10:55:55 股吧网页版
《沙濞正传》全文共九章,边写边发,欢迎对号入座!
《沙濞正传》全文第一章 序
  我要给沙澧做正传,已经不止一两天了。但一面要做,一面又往回想,这足见我不是一个“立言“的人,因为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究竟谁靠谁传,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而终于归接到传沙濞,仿佛思想里有鬼似的。
  然而要做这一篇速朽的文章,才下笔,便感到万分的困难了。第一是文章的名目。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这原是应该极注意的。沙澧之家,大概是澧字太生僻,终究认识的人不多,又因沙澧之家爱念叨下半身,网友嫌其脏了口,唤作沙濞之家,与S B谐音之意。盖因无端累及其家人,本处故改作沙濞,去了“之家”,正合了他心意。总而言之,从我的文章着想,因为文体卑下,是“引车卖浆者流”所用的话,所以不敢僭称,便从不入三教九流的小说家所谓“闲话休题言归正传”这一句套话里,取出“正传”两个字来,作为名目,即使与古人所撰《书法正传》的“正传”字面上很相混,也顾不得了。
  第二,立传的通例,开首大抵该是“某,字某,某地人也”,而我并不知道沙濞姓什么。有一回,他似乎是姓陈,但第二日便模糊了。那是陈太爷在比佛利山庄置了房产的时候,锣声镗镗的报到网吧里来,沙濞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彩,因为他和陈太爷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他还比陈太爷长一辈呢。其时几个小散户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网管便叫沙濞到陈太爷办公室去;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沙濞,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沙濞不开口。
  陈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陈么?”
  沙濞不开口,想往后退了;陈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怎么会姓陈!——你那里配姓陈!”
  沙濞并没有抗辩他确凿姓陈,只用手摸着左颊,和网管退出去了;外面又被网管训斥了一番,谢了网管二十块酒钱。知道的人都说沙濞太荒唐,自己去招打;他大约未必姓陈,即使真姓陈,有陈太爷在这里,也不该如此胡说的。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氏族来,所以我终于不知道沙濞究竟什么姓。
  第三,我又不知道沙濞的名字是怎么写的。他活着的时候,股友都叫他沙濞之家,死了以后,便没有一个人再叫沙濞之家了。我曾仔细想:沙濞之家,沙壁还是沙濞呢?倘使他口鼻流脓,那一定是沙濞了;而他既没有笔名——也许有笔名,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又未尝发过生日操娘的帖子:写作沙笔,是武断的。又倘使他有一位老兄或令弟叫沙玉,那一定是沙壁了;而他又只是一个人:写作沙壁,也没有佐证的。其余音Li的偏僻字样,更加凑不上了。我的最后的手段,只有托一个同乡去网站查沙濞注册的资料,几天之后才有回信,说资料里并无与沙濞的声音相近的人。我虽不知道是真没有,还是没有查,不是已经实名制很久了么?然而也再没有别的方法了。
第四,是沙濞的籍贯了。倘他姓陈,则据现在好称郡望的老例,可以照《郡名百家姓》上的注解,说是“中原漯河人也“,但可惜这姓是不甚可靠的,因此籍贯也就有些决不定。他虽然多出现在华泽吧,然而也常常在别处出现,不能说是华泽散户,即使说是“华泽散户也”,也仍然有乖史法的。
最后,便是沙濞的族考了。华泽吧里有好事者耳语,一日沙濞多喝了二两啤酒,蹲在桥墩底下,嘴里叨咕叨咕,听真了依稀是“吾祖本玉帝前,卷帘额…..那大将……不爱嫦娥哦哦爱那菊花......贬入教坊司......得锵得锵……洗净洗净……玉兔哦那菊花……”若真依了沙濞自己唱的,乃教坊司后人无疑了。然教坊司已于康熙年间取缔了,其从业者或流入八大胡同,或散落民间沦为半农半娼了,只在农闲时节田间地头操旧业。且新中国已然成立68岁了,八大胡同已成5A景点,暗娼亦无法存续,沙濞如何考证自己的身世呢?竟让人起了疑。然毕竟华泽吧小散户股票被关,整日里无所事事,四处打听,渐又有了头绪。或曰,沙濞原本不会唱的,自从沙濞她母亲自东莞打工回乡治病后,或在其母亲口口相传下交代沙濞后事,沙濞学会了几句,然其意已不甚了了。以上说法又有几个小散加以佐证,姑且听之信之。
  我所聊以自慰的,是还有一个“沙”字非常正确,绝无附会假借的缺点,颇可以就正于通人。与“傻”字同音,不仅避免被关键字过滤,又便于散户们的领会其意,与我行文发帖却是极大的方便了。至于其余,却都非浅学所能穿凿,只希望有“吹毛求疵癖”的散户们,将来或者能够寻出许多新端绪来,但是我这《沙濞正传》到那时却又怕早经消灭了。
  以上可以算是序。
发表于 2017-10-04 12:51:32
哇,高手还好文彩.
发表于 2017-10-04 13:28:30
败事不足 : 哇,高手还好文彩.
过奖!不能因为过节就放松了对它们的教育!未完待续,后面更精彩!
发表于 2017-10-04 20:38:20
不能得罪文人
发表于 2017-10-04 21:40:39
哈哈,,,,
发表于 2017-10-04 21:53:04
搬张凳子号个位,闲来可看楼主说些雅俗共赏段子,解解抑郁心境。
发表于 2017-10-04 21:56:26
搬张凳子号个位,闲来可看楼主说些雅俗共赏段子,解解抑郁心境。
发表于 2017-10-04 22:37:16
有孔乙己的味道
发表于 2017-10-05 00:12:19
第二章
发表于 2017-10-05 00:41:20
如果我是明星 : 第二章
《沙濞正传》全文第二章 优胜记略
  沙濞不独是姓名籍贯有些渺茫,连他先前的“职业”也渺茫。因为股吧里的人们之于沙濞,只要他帮忙,只拿他玩笑,从来没有留心他的“职业”的。而沙濞自己也不说,独有和别人口角的时候,间或瞪着眼睛道:
  “我们先前——比你懂的多啦! 爆**大菊花!”
  沙濞常住在大桥洞下;也没有固定的职业,只给人家做水军,发帖便发帖,顶贴便顶贴,骂人便骂人。工作略长久时,他也或留在网吧里住下,但一完就走了。所以,贴主们忙碌的时候,也还记起沙濞来,然而记起的是水军,并不是“职业”;一闲空,连沙濞都早忘却,更不必说“职业”了。只是有一回,有一个老头子颂扬说:“沙濞真能骂!”这时沙濞赤...
发表于 2017-10-05 00:42:39
《沙濞正传》全文第二章 优胜记略
  沙濞不独是姓名籍贯有些渺茫,连他先前的“职业”也渺茫。因为股吧里的人们之于沙濞,只要他帮忙,只拿他玩笑,从来没有留心他的“职业”的。而沙濞自己也不说,独有和别人口角的时候,间或瞪着眼睛道:
  “我们先前——比你懂的多啦! 爆**大菊花!”
  沙濞常住在大桥洞下;也没有固定的职业,只给人家做水军,发帖便发帖,顶贴便顶贴,骂人便骂人。工作略长久时,他也或留在网吧里住下,但一完就走了。所以,贴主们忙碌的时候,也还记起沙濞来,然而记起的是水军,并不是“职业”;一闲空,连沙濞都早忘却,更不必说“职业”了。只是有一回,有一个老头子颂扬说:“沙濞真能骂!”这时沙濞赤...
发表于 2017-10-05 00:44:00
《沙濞正传》全文第二章 优胜记略
  沙濞不独是姓名籍贯有些渺茫,连他先前的“职业”也渺茫。因为股吧里的人们之于沙濞,只要他帮忙,只拿他玩笑,从来没有留心他的“职业”的。而沙濞自己也不说,独有和别人口角的时候,间或瞪着眼睛道:
  “我们先前——比你懂的多啦! 爆**大菊花!”
  沙濞常住在大桥洞下;也没有固定的职业,只给人家做水军,发帖便发帖,顶贴便顶贴,骂人便骂人。工作略长久时,他也或留在网吧里住下,但一完就走了。所以,贴主们忙碌的时候,也还记起沙濞来,然而记起的是水军,并不是“职业”;一闲空,连沙濞都早忘却,更不必说“职业”了。只是有一回,有一个老头子颂扬说:“沙濞真能骂!”这时沙濞赤着膊,懒洋洋的瘦伶仃的正在屏幕前,别人也摸不着这话是真心还是讥笑,然而沙濞很喜欢。
发表于 2017-10-05 00:56:52
麻烦
发表于 2017-10-05 09:48:20
《沙濞正传》第二章 优胜记略
(续上)沙濞以如是等等妙法克服怨敌之后,便愉快的跑到股吧里发通帖子,又和别人口角一通,又得了胜,愉快的回到桥下,放倒头睡着了。假使有钱,他便去博赌押注,照例输光了钱被组织者踢出去。第二天,肿着眼睛去工作。
  但真所谓“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罢,沙濞不幸而赢了一回,他倒几乎失败了。
  这是世界杯赛的晚上。这晚上照例有人组织网络赌.球。屏幕里的呐喊,在沙濞耳朵里仿佛在十里之外;他只关注网上押注了。他赢而又赢,铜钱变成角洋,角洋变成大洋,大洋又成了叠。他兴高采烈得非常:
  “阿根廷两块!”
  他不知道屏幕为什么黑了。重启电脑,再也登不上博赌网站了。他如有所失的回到桥...
发表于 2017-10-05 11:31:45
第三章开始,人物会多起来,各有对应。虽不能笔墨均沾,也难以顾及了,毕竟是沙濞正传,自然聚焦于他。若有希望自己多出镜的,我可以另开一个《沙澧之家别传——菊花篇》等,如果时间不吃紧。多多包涵罢!
发表于 2017-10-05 19:18:35
好文,趣文
发表于 2017-10-05 21:24:42
牛比
发表于 2017-10-06 01:09:58
澄清:沙濞正传的主角不是王家陈家,而是以沙澧之家为首的一群“我就是不满意”散户群像,文中污言秽语,均摘自他们的言论,或略作技术性延伸,仅此。
发表于 2017-10-06 01:20:11
澄清:傻濞正传的原型不是王家陈家,更不是阿Q,而是以沙澧之家为首的“我就是谩骂”派小散的群体画像。文中污言秽语均引自他们的口头禅,略作技术性延伸而已。
发表于 2017-10-06 14:23:19
《沙濞正传》第三章预告
发表于 2017-10-06 15:35:50
《沙濞正传》第三章预告:沙濞母亲——八百小姐总教头,隆重出场!凡在我帖子里污言秽语谩骂保壳小散者,均有收录,将悉数亮相。犯我保壳者,虽蠢必怼!能用他们自己的语言来怼他们自己,快意恩仇!十部一怼,屠戮殆尽!苍天何曾饶过谁?!欢迎各位移步《沙濞正传》帖子围观,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7-10-06 17:22:52
《沙濞正传》全文第三章 续优胜记略
  然而沙濞虽然常优胜,却直待蒙陈太爷打他嘴巴之后,这才出了名。
他付过网管二十块酒钱,愤愤的躺下了,后来想:“现在的世界太不成话,儿子打老子……”于是忽而想到陈太爷的威风,而现在是他的儿子了,便自己也渐渐的得意起来,爬起身,唱着《股票买卖》到网吧去。
“当初是你要停牌,停牌就停牌,现在又要用复牌把我哄回来“。这时候,他又觉得陈太爷高人一等了。
  说也奇怪,从此之后,果然大家也仿佛格外尊敬他。这在沙濞,或者以为因为他是陈太爷的父亲,而其实也不然。股吧通例,倘如阿七骂阿八,或者李四怼张三,向来本不算口碑。一上口碑,则骂的既有名,被骂的也就托庇有了名。至于错在...
发表于 2017-10-06 18:19:59
《沙濞正传》全文第三章 续优胜记略(续上1)
  沙濞也发起帖子来,翻检了一回,不知道因为水平差,毫无新意呢,还是因为只知道冲下半身发言,许多工夫,点赞留言只有一两个。他看那丧门服,却是一个又一个,两个又三个,只顶得啪啪作响。
  沙濞最初是失望,后来却不平了:看不上眼的SUMIF尚且那么多赞,自己倒反这样少,这是怎样的大失体统的事呵!他很想发一两篇影响大的,然而竟没有,好容易憋大了脑袋,发出去的依然是“投你妈的大黑笔”之类的。一会儿被好事者以“出口成脏”“下流龌龊了”给怼回来了,又一次理屈词穷,又一次气个半死。远不及SUMIF的“看你这狗身样”“给狗道歉”“杀狗贴”等托得欢快。
  他尖锐湿...
发表于 2017-10-06 19:25:58
《沙濞正传》全文第三章 续优胜记略(续上2)
  沙濞无可适从的站着。
  远远的走来了一个人,他的对头又到了。这也是沙濞最厌恶的一个人,就是陈太爷的大儿子唤作“剩者为王”。他先前跑蓝翔去进修挖掘技术,不知怎么又跑到东洋去了,半年之后他回到家里来,还带了不少光碟,称是自己主演的影视作品,时常聚众观摩演练。他的母亲大哭了十几场,他的老婆跳了三回井。后来,他的母亲逢人便说,“这光碟是被坏人灌醉了酒录的,……并没有真正的插进腚子里去……泼在屁股上的都是浆糊………后期制作的云云,本来可以开钩机的,现在只好等医好了肛再说了。”然而沙濞不肯信,偏称他“动作片导演”,也叫作“苍.老师助理陈老师”,一见他,一...
发表于 2017-10-07 10:36:54
关于十八子谠,股吧里有那么一群人,且不论他的主.张是什么,是否合理,亦不说他是否有独立思考,仅从他们的言语来说大体离不开以下:动词主要是干、操、洗,名词主要是奶、妈、妹、女性、狗、屎、菊花、笔;形容词主要是大、黑;当然还有你、我这样的词,总计不超过十八个字,所有词汇均来自以上十八个字进行反复组合,再加上!、?等标点符号合成10字以内的短句。十字短句无法表达他们那混乱的思想,只能是谩骂,然后是沙濞的精神胜利法。这就是十八字谠,或称谩骂十八字针方。
发表于 2017-10-07 11:56:37
时间不多了。
发表于 2017-10-07 21:25:43
《沙濞正传》第四章预告:消失已久的广州网友,换了小号,又出现了!
发表于 2017-10-07 21:51:12
有才!
发表于 2017-10-08 15:01:13
如果我是明星 : 《沙濞正传》第四章预告:消失已久的广州网友,换了小号,又出现了!
你闺女是潘金莲
发表于 2017-10-08 15:04:31
如果我是明星 : 《沙濞正传》第四章预告:消失已久的广州网友,换了小号,又出现了!
你老爹是安倍的私生子
发表于 2017-10-08 15:49:14
王涛是辉虎兽 : 你闺女是潘金莲
仔细读过了?要认真学习提高。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5秒注册 作者:,欢迎留言 退出 | 发表新主题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沙濞正传》全文第一章 序
  我要给沙澧做正传,已经不止一两天了。但一面要做,一面又往回想,这足见我不是一个“立言“的人,因为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究竟谁靠谁传,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而终于归接到传沙濞,仿佛思想里有鬼似的。
  然而要做这一篇速朽的文章,才下笔,便感到万分的困难了。第一是文章的名目。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这原是应该极注意的。沙澧之家,大概是澧字太生僻,终究认识的人不多,又因沙澧之家爱念叨下半身,网友嫌其脏了口,唤作沙濞之家,与S B谐音之意。盖因无端累及其家人,本处故改作沙濞,去了“之家”,正合了他心意。总而言之,从我的文章着想,因为文体卑下,是“引车卖浆者流”所用的话,所以不敢僭称,便从不入三教九流的小说家所谓“闲话休题言归正传”这一句套话里,取出“正传”两个字来,作为名目,即使与古人所撰《书法正传》的“正传”字面上很相混,也顾不得了。
  第二,立传的通例,开首大抵该是“某,字某,某地人也”,而我并不知道沙濞姓什么。有一回,他似乎是姓陈,但第二日便模糊了。那是陈太爷在比佛利山庄置了房产的时候,锣声镗镗的报到网吧里来,沙濞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彩,因为他和陈太爷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他还比陈太爷长一辈呢。其时几个小散户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网管便叫沙濞到陈太爷办公室去;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沙濞,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沙濞不开口。
  陈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陈么?”
  沙濞不开口,想往后退了;陈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怎么会姓陈!——你那里配姓陈!”
  沙濞并没有抗辩他确凿姓陈,只用手摸着左颊,和网管退出去了;外面又被网管训斥了一番,谢了网管二十块酒钱。知道的人都说沙濞太荒唐,自己去招打;他大约未必姓陈,即使真姓陈,有陈太爷在这里,也不该如此胡说的。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氏族来,所以我终于不知道沙濞究竟什么姓。
  第三,我又不知道沙濞的名字是怎么写的。他活着的时候,股友都叫他沙濞之家,死了以后,便没有一个人再叫沙濞之家了。我曾仔细想:沙濞之家,沙壁还是沙濞呢?倘使他口鼻流脓,那一定是沙濞了;而他既没有笔名——也许有笔名,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又未尝发过生日操娘的帖子:写作沙笔,是武断的。又倘使他有一位老兄或令弟叫沙玉,那一定是沙壁了;而他又只是一个人:写作沙壁,也没有佐证的。其余音Li的偏僻字样,更加凑不上了。我的最后的手段,只有托一个同乡去网站查沙濞注册的资料,几天之后才有回信,说资料里并无与沙濞的声音相近的人。我虽不知道是真没有,还是没有查,不是已经实名制很久了么?然而也再没有别的方法了。
第四,是沙濞的籍贯了。倘他姓陈,则据现在好称郡望的老例,可以照《郡名百家姓》上的注解,说是“中原漯河人也“,但可惜这姓是不甚可靠的,因此籍贯也就有些决不定。他虽然多出现在华泽吧,然而也常常在别处出现,不能说是华泽散户,即使说是“华泽散户也”,也仍然有乖史法的。
最后,便是沙濞的族考了。华泽吧里有好事者耳语,一日沙濞多喝了二两啤酒,蹲在桥墩底下,嘴里叨咕叨咕,听真了依稀是“吾祖本玉帝前,卷帘额…..那大将……不爱嫦娥哦哦爱那菊花......贬入教坊司......得锵得锵……洗净洗净……玉兔哦那菊花……”若真依了沙濞自己唱的,乃教坊司后人无疑了。然教坊司已于康熙年间取缔了,其从业者或流入八大胡同,或散落民间沦为半农半娼了,只在农闲时节田间地头操旧业。且新中国已然成立68岁了,八大胡同已成5A景点,暗娼亦无法存续,沙濞如何考证自己的身世呢?竟让人起了疑。然毕竟华泽吧小散户股票被关,整日里无所事事,四处打听,渐又有了头绪。或曰,沙濞原本不会唱的,自从沙濞她母亲自东莞打工回乡治病后,或在其母亲口口相传下交代沙濞后事,沙濞学会了几句,然其意已不甚了了。以上说法又有几个小散加以佐证,姑且听之信之。
  我所聊以自慰的,是还有一个“沙”字非常正确,绝无附会假借的缺点,颇可以就正于通人。与“傻”字同音,不仅避免被关键字过滤,又便于散户们的领会其意,与我行文发帖却是极大的方便了。至于其余,却都非浅学所能穿凿,只希望有“吹毛求疵癖”的散户们,将来或者能够寻出许多新端绪来,但是我这《沙濞正传》到那时却又怕早经消灭了。
  以上可以算是序。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